(一)飲酒年輕化 酒精成癮問題多

記者 黃閔、顏劭芳/採訪報導 
酒吧內陳列多種高濃度純酒,混著喝容易飲酒過量。攝影/黃閔
     

一名五十五歲男性,從年輕時期開始每日一瓶高粱,長久下來造成慢性胰臟炎而多次入院。去年過年,因吐血送至急診,這次不只是慢性胰臟炎的急性發作,更合併肝硬化導致靜脈瘤曲張出血,之後由肝膽腸胃科醫師轉介院內的精神科做酒癮治療。而長期酗酒,也使其工作不順、家庭失和,酒精成癮已對這名患者的身心理造成極大傷害。

酒精成癮包含心理性及生理性兩個層面。以心理面來說,會開始對酒精產生依賴性,從習慣飲酒到沒有喝不行且酒精攝取量日益增加,而生理面則是初期只喝一、兩杯即可,到後來變成必須喝到一定的量才會感到滿足,倘若停止飲酒,可能就會有一些類似戒斷的症狀(失眠、躁動、生氣、手抖)等現象產生,綜合上述兩層面,就可稱為酒精成癮。

至於酒精成癮是否和遺傳有關,馬偕醫院胃腸內科資深主治醫師章振旺認為,酒癮其實與身處的環境較為相關,倘若家人酗酒,下一代可能提早接觸酒類,增加酒精成癮的機會,因此與遺傳較沒有直接關聯。另外,酒精成癮與個人酒量好壞與否也並不全然有關。章振旺認為,酒精成癮可說是一個漸進式的過程,有人喝酒容易臉紅,是由於體內缺少一種”ALDH2”(乙醛去氫酶)的物質,導致無法分解乙醛,而缺乏該基因者在飲酒時,可能容易引起身體不適,就不會喝那麼多,也較不易造成酒精成癮。反之,酒量好的人,因不易醉,可能導致飲酒過量、次數增加,而飲酒次數日漸頻繁也算是酒精成癮的前期,接下來可能就會進入酒癮。

適度飲酒對人體是有益的,章振旺表示睡前喝適量的紅酒對於心臟、血管有一定的幫助,紅酒內的紅酒酚及一些抗氧化成分可以保護心血管,也能放鬆心情及壓力。而適量飲酒的定義,以酒精濃度為12.5%的紅酒來說,一名成年男性每日的安全份量為300cc,女性則是150cc,在此範圍內都算是適度飲酒。但長期的過度飲酒,健康可就會亮紅燈了。

成年男、女性每日適當之酒精量。資料來源/肝會算病 肝好命就好、製圖/黃閔
青少年飲酒酒哪來? 有限制未落實 形同虛設

隨著便利商店普及,青少年取得酒精飲料越來越容易,根據消基會於民國103年統計,全台14個縣市中販賣酒精飲料給未成年的情況高達75%以上,顯現台灣在預防青少年喝酒仍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台灣於民國92年通過《兒童與少年福利法》,規定未滿18歲者不得喝酒,且任何人不能提供酒品給未成年者。然而法律雖有明文規定,政府對於未成年人不得購買菸酒產品的查緝仍然薄弱,根據食藥署於103年「全國物質使用調查結果報告」指出,在過去一年內有將近30%的青少年曾喝過酒。目前就讀高職一年級的張姓學生表示,自己去便利商店買酒從未被查驗過證件,可能是因為穿較成熟的便服去買酒,店員就主觀的認定他已到法定可喝酒的年齡。

對此台灣酒駕防治協會企劃部主任高淑真認為,台灣雖有限制法定飲酒年齡,但並未真正落實,加上酒水來源取得容易,價錢又便宜,即便有宣導,但無查緝,法律形同虛設。高淑真也指出,鄰國日本對於青少年飲酒有嚴格的規範,便利商店甚至設置年齡確認系統,顧客須點選自己確實年齡,並全程錄音錄影,反觀台灣卻只靠部分供應者憑外表判斷是否成年,實在難以防範。

連鎖超市中琳瑯滿目的酒類,價格普遍便宜。攝影/林冠吟
名人加持酒類廣告 「晚九早六」青少年看不到?

民國98年《菸害防制法》正式上路,同年《酒害防制法》也同時送進立法院,卻延宕至今連一讀都還沒有影子。由於台灣酒類取得容易,便利商店一字排開多種酒類,早年未成年人購買相關商品,甚至不需要身份查驗,直到近幾年《兒少法》與《菸害防制法》中規定「供應菸、酒、檳榔予未滿十八歲之兒童及少年者,處新台幣一萬元以上五萬元以下罰鍰。」除店家不得販售外,「任何人」皆不得販售菸酒產品給未成年人。民國99年,立法委員孔文吉提酒害防治法草案以杜絕未成年人接觸酒精,但直到現今法案仍只是「草案」。

除了政府查緝薄弱,高淑真也認為酒精廣告的出現也是提升青少年提早喝酒的原因之一。根據《廣告電視法》於今年初修訂,酒類廣告播放時段為每日晚上9點至隔日清晨6點,且廣告訴求不得以兒童少年為對象,更不得描述喝酒為美好經驗。

然而縱觀台灣的酒類廣告,充斥著名人代言的現象,而這些名人往往就是青少年所崇拜的偶像,例如金牌台灣啤酒就請到知名偶像五月天、蔡依林來代言,廣告充斥著年輕、歡樂的氛圍,而青少年又比較容易被煽動,覺得喝酒是大人的行為,「這樣難道不會有模仿作用嗎?」高淑真憂慮地說道。家裡有一名未成年孩童的黃姓家長表示,該有的限制還是要限制,但是不能一味地禁止,也要配合學校教育和家庭教育,教導小朋友酒精對人體會有何變化,不論是好處或壞處。

雖然名人代言酒類廣告並不等於就是在提倡青少年飲酒,然而偶像名人具有社會責任,對於酒類廣告所要塑造的形象到底為何,這仍存在著討論的空間。

台灣於民國88年訂定《廣告電視法》,限定酒類廣告播放時段除了寒暑假外,必須在早上9點至晚上5點之間才能播放,因為該時段青少年普遍都在學校上課,可以避免青少年觀看到酒類廣告,但由於現今科技發達,廣告不再只局限於電視上,網際網路也能成為廣告的據點,因此《廣告電視法》於今年初修訂,酒類廣告播放時段改為每日晚上9點至隔日清晨6點。此舉高淑貞批評,「這時間難道小孩都睡了嗎!」認為這樣的時間規範根本無濟於事,酒類廣告中要加的健康警語也只是在敷衍。隨著國人碰觸酒精的年紀越來越低,在心智尚未成熟的階段,政府更應該要嚴格把關酒類廣告出現的時間與內容,以降低青少年飲酒慾望。

青少年飲酒相關法條時間軸。資料來源/全國法規資料庫、製圖/黃閔

 

各國未成年飲酒規定。資料來源/台灣法律網、美國華人工商網、立法院國會圖書館、今日歐洲、製圖/黃閔
過早嗜酒 醫師:酒精中毒機會比成年人高

青少年時期就在喝酒,容易引起許多健康問題。章振旺表示,青少年尚在發育階段,酒屬於刺激性物質,會造成中樞腦神經系統的危害,導致智力發展遲緩、學習能力下降。此外,由於青少年較不懂節制,又會有同儕壓力起鬨著喝酒,且酒喝下去要約一至二小時身體才會有感覺,在那之前可能已經灌了一大瓶,此時酒精中毒的機會就會比成年人高。章振旺建議,若不可避免喝酒,那麼最好「邊吃邊喝」以保護胃部,千萬不要空腹飲酒,更重要的是要懂得節制,一周平均二至三杯啤酒尚不至於造成健康危害。該有的限制還是要限制,但不能一味地禁止,學校教育和家庭教育的雙管齊下,教導青少年認知酒精對人體的變化,才能達到雙贏的目的。

(二)飲酒母湯擱再來 一天一杯就過量

記者 林冠吟、劉奕辛/採訪報導

「有緣無緣大家來作伙,燒酒喝一杯,呼乾啦!呼乾啦!」這首紅遍大街小巷的「流浪到淡水」,其中的歌詞點出了酒深刻地影響台灣文化。台灣人一年四季都離不開酒,台菜要加酒,婚喪喜慶更不可少,然而酒精所帶來的危害卻被長期忽視。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成癮防治科主任黃名琪呼籲民眾了解「酒精是有害的!」酒精除了造成個人健康危害,影響幅度更擴及整個社會層面。酒精是酒害問題最根本的「因」,造成許多健康與社會問題的「果」,只是台灣現今管制飲酒後果的酒駕法規已完備,但造成種種問題的酒精卻遲遲未受法律規限,酒害防制法草案自民國99年起送進立院,至今仍只是「草案」。

小心肝!小酌也不可 酒精濫用易致死

民國96年WHO就已將酒精轉換物「乙醛」列為一級致癌物,民國103年WHO發布《酒精與健康全球狀況報告》中顯示,民國101年全球有330萬人因酒精濫用而致死,遠超過其他疾病與暴力事件的死亡人數總和,平均每十秒就有一人因酒精而死。看似聳動的警語,讓人不免多少懷疑這份數據是否過於危言聳聽,但黃名琪表示,這份數據並沒有誇大,酒精所造成的傷害就是這麼多。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成癮防治科主任黃名琪醫師強調酒精危害甚嚴。攝影/劉奕辛

酒精進入人體,所造成的只有危害沒有益處,過去國人所認為的「小酌無傷大雅,反而有益身心健康」觀念在近期醫學期刊中被推翻,黃名琪說:「沒有小酌這回事,小酌是多小?只要喝酒就是有害。」

而過量飲酒則會提高罹癌風險,多項研究數據更顯示酒精會引起人體將近200種疾病與癌症,包含肝癌、肝硬化與慢性肝病,而肝癌在105年國人十大死因中,仍續居第二。其中又以慢性肝病及肝硬化最為明顯,黃名琪表示,這些疾病都與酒精脫離不了干係。而《刺胳針公共衛生》(The Lancet Public Health)期刊最新研究指出酒精確實會增加罹患失智症的機率,酒精使用疾患(又稱酗酒)患者比一般人高出三倍風險罹患失智症。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內設立成癮治療門診。攝影/劉奕辛
「癮」響一輩子 戒酒比戒毒難

酗酒的界定範圍為二小時內喝進六個單位的酒精,成人一天所能攝取的酒精當中,男性為二個單位,女性則為一個單位,相當於女性一天只要喝超過一瓶啤酒就過量。而女性所能攝取的單位比男性少,則是因女性身體的每公斤含水量較男性少,導致女性往往比男性容易醉,因此也比男性更容易受到酒精的傷害,短時間上癮的機率也相較於男性來得高。飲酒所造成的危害除了對自己之外,更多的是對於他人的危害,最常見的危害莫過於暴力事件與酒駕。

一般人總認為酒駕者和酒癮脫離不了關係,但有趣的是酒駕者有三分之二沒有酒癮。黃名琪指出,有嚴重酒精成癮的患者多數在20至30歲便開始大量接觸酒精,30歲為最佳黃金治療期,但多數來求診的病患多為40至50歲,這時候早已是末期狀態,一旦戒酒就會出現戒斷症狀,嚴重者甚至會出現癲癇。

酒精單位計算。資料來源/交通部道路交通安全督導委員會《我的喝酒有多嚴重》、 製圖/林冠吟
成人每天所能攝取之酒精單位。資料來源/交通部道路交通安全督導委員會《我的喝酒有多嚴重》、 製圖/林冠吟、劉奕辛

黃名琪認為,「戒酒比戒毒還難!」「酒是戒不掉的!酒癮一旦染上,就跟近視一樣會伴隨終生,只能靠不喝酒來阻止成癮。」黃也指出,酒癮患者在治療三到六個月後是復發的高峰期,只能依靠後續不斷的治療來改善,酒癮的治療是一個長期的治療。而酒精要成癮也非一朝一夕就可成,需要五到十年來「培養」,而造成酒癮的原因亦非單一,而是多重,暫且撇除後天環境的影響,基因影響也是造成酒癮的原因之一。黃名琪說:「酒癮保守估計有五成來自基因遺傳,另一半則為後天因素。」

儘管WHO早已對酒精的危害提出警告,但台灣目前對於酒類的管制法規僅止於《菸酒管理法》,而該法管制的對象卻只有販售業者,定義何謂酒水、衛生安全與廣告等,對於酒害所造成的結果暫時仍無法可管。

酒害無法可管,但菸害卻有法可管,每年所課徵的健康捐更是提撥至研究菸害相關疾病與補助戒菸門診,目的為讓更多癮君子能願意進行戒菸療程。現階段台灣也有開設酒癮門診,但門診費用卻需全數自費,儘管多項研究數據皆顯示出酒精會引起人體將近200種疾病與癌症,包含其中因酒駕事故而造成的外傷,但因酒駕所造成的外傷與精神疾病等,卻全由健保支付。

因此台灣酒駕防制社會關懷協會(TADD)企劃部主任高淑真表示,希望政府能開徵酒品健康捐,讓菸酒害的醫療資源能夠更加平等。黃名琪也表示,支持開徵酒品健康捐,讓消費者在購買端就能夠認知到將要購買的商品帶有風險,以此提升民眾的覺察度。

酒害防制法延宕至今仍未有下文。資料來源/立法院、製圖/林冠吟
酒駕法律夠完善?! TADD:「該有的都有了!」

交通部長賀陳旦民國106年於立院報告表示,台灣取締酒駕已是全球最嚴,在懲罰、取締、司法裁處速度都已達極限。高淑真認為,台灣的酒駕法規尚為完善,「該有的都有了!」只是法律一向是提供給守法的人遵從的,仍有改進空間,建議以連坐法補足法規執行面的問題。

民國102年台大醫師曾御慈不幸遭酒駕者闖紅燈撞擊身亡,言論撻伐下促使《刑法》修法通過,將酒駕致死刑度加重至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不過根據法務部資料顯示,自新法實施統計至105年5月,法院對酒駕累犯判處刑度僅4.1個月。

究竟立法對酒駕是否達到嚇阻作用?警政署的事故統計資料自民國101年至107年的酒駕死亡率皆逐年下降,但卻未曾止息民眾對法規質疑的聲浪。去年賀陳旦宣稱台灣法規世界最嚴,引起輿論軒然大波,便可見其爭議。

各國酒駕法規比較。資料來源/綜合整理、製圖/劉奕辛

台灣酒測標準主要參照日本酒測標準,而單以刑責、罰金以及酒測標準來說,法規與國外相比並無特別輕微的狀況。台灣酒駕問題最需重視的是執行面,在目前制度面已完備的情況下,相關單位應加強取締、宣導觀念與落實執行才是根本之道。

酒駕實施連坐法 同車共責待三讀

106年3月時代力量黨團與TADD召開記者會,參照日本《道路交通法》,推動《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修法,將「同車共責」的概念導入,台北市長柯文哲也在臉書上對此表態支持,強調酒駕零容忍,期待將能遏止酒駕肇事。同年4月通過一讀《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新增連坐條款,但法案擱置將近一年,至今仍待三讀通過法案。

立院一審通過之增修條例,除將酒駕罰鍰提高,更延長吊扣駕照年限。另外,針對五年內再犯者,每次加罰九萬元,且無罰鍰上限。最特別之處,莫過於將同車共責正式入法,酒駕同車共乘者,處一萬元罰鍰。

高淑真表示,推動同車共責是第一步,期待之後能將法案擴大推動至酒類提供者。只是連坐法一讀至今已將近一年,距三讀正式通過還有一大段路要走。

Tagged on: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