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銅板就能買到小確幸!夾娃娃機掀起創業新浪潮

記者 盧懷仁、卓芸穎、田瑜瑄、黃千菡╱台北報導

夾娃娃風潮興起,街頭巷尾迅速竄起一間間的夾娃娃機店,台主們各出奇招,為得是吸引夾客的目光,讓消費者願意掏出口袋裡的零錢。這股風潮不僅改變了台灣街道風貌,其背後的經營與社會現象,值得大家關心與省思。

夾娃娃機店歷年店家數成長圖。資料來源/財政部財政統計資料、製圖/田瑜瑄
廚師改行當夾娃娃機場主 積極拓展盈利版圖

近年來台灣興起一股夾娃娃熱潮,關於夾娃娃機店的經營,是由承租店面的業者作為主要負責人,也就是「場主」,再透過招募「台主」來經營夾娃娃機店。而「台主」則是該夾娃娃機台的負責人,機台內的擺設、保證夾取的金額都由台主自由決定,也須留下聯絡方式,當消費者有問題時前來解決。例如:想換取商品、商品卡在機台內等情況,台主更是必須立即趕到現場,為消費者解決問題。

為趕上夾娃娃機的潮流,經營兩家夾娃娃機店的老闆張先生,辭去原本廚師辛苦的工作,租下景美夜市裡原本經營服飾的閒置店面,成為專職經營夾娃娃機店的場主。張先生表示,透過臉書討論夾娃娃機的社團來招募台主,也會透過白紙黑字的契約,明確規範相關規定,杜絕改造夾娃娃機的非法行為;過去,曾經因為聲音太過吵雜,而遭到鄰居抗議,因此必須和台主協調加以改善。

原傳統型商店招牌尚未更換,便已改建為娃娃機店。攝影/卓芸穎
夾娃娃機蔚為風潮  經營與管理是關鍵

眼看夾娃娃機店的競爭漸趨激烈,張先生認為,做生意哪有不競爭的?只能進步再進步,加油再加油,才能在競爭激烈的夾娃娃機市場中生存下去。除了在每晚七點固定巡店、檢視店內環境與機台設施等,他更購買木紋壁紙自己加工店面的裝飾,也有專門人員固定清掃場地,來保持環境整潔;透過小細節的整理與進步,讓往來遊客願意走進店裡看看,甚至投幣玩夾娃娃機,進而創造顧客人數。

台主入行門檻低 小資族也能當老闆

「批發商-連鎖娃娃業者-場主-台主-消費者夾客」可說是夾娃娃產業的生態食物鏈,其中由於台主入行門檻低、經營成本低,再加上不需要固定上班時間也可以當老闆,使得許多不同身分背景的人願意投資加入,即便是擁有正職身分的白領上班族,亦能經營屬於自己的娃娃機;但這看似輕鬆簡單的工作,實際上真的有這麼容易嗎?

本身從事文創業的台主高嘉婕表示,當初選擇擔任台主是因為大學剛畢業,正逢轉職的空窗期,有較多的時間和心力,又碰巧在網路社團裡看到家中附近新開的娃娃機店在徵台主,才開始決定承租機台。

目前台北的機台租金是每月約5000至10000元不等,為了達到收支平衡甚至賺錢的目標,台主除了需要關注時下流行的商品、看準鎖定的客群,還需要找到配合的批發商,就連機台內商品的擺設、爪子的調整與地點的取捨,也都是一門學問。

因此,在機台附近設有國中、補習班的條件下,高嘉婕首先選擇了受學生族群歡迎的娃娃類商品;後來又更換成人氣逐漸高漲的公仔模型。她發現,夾公仔的客群偏向年紀較長的男性,且願意投資較多的金額在商品上;但經營將近半年來,並非每個月都能夠有穩定的收入,只能靠著機台設定盡可能增加收入。

消費者在娃娃機店的單次消費金額圓餅圖。資料來源/世新大學小世界問卷調查、製圖/田瑜瑄

台主可以透過機台內部調整轉爪、內丟、更改保證夾取金額、異動擋板高度等等,決定機台的遊戲難度。問起設定機台的祕訣,高嘉婕笑著說:「機台如果調得簡單,公仔就會放比較少,然後價值高的公仔會放後面,比較便宜的就放在前面擋路。」但在這之中,其實也存在著一種拔河狀態,「有時候客人遇到我們,會酸我們的機台很難夾中,我們覺得對他們很不好意思,就會去改設定,改了又變成我們虧錢。」賺得少會賠錢,賺得多又怕客人不再上門光顧,如何兼顧收入以及和客人的交情,再再考驗著台主們的智慧。

對於有意願承租機台的新手台主,高嘉婕則建議慎選地點,在承租機台之前,先觀察附近客人流量多寡,並且選擇多數人會經過的地方;她也提到,要擺特色商品,跟別人不一樣才有機會脫穎而出。她認為,現在夾娃娃機競爭越來越激烈,台主必須為自己的娃娃機找到特色,才能吸引到固定的客人。

夾娃娃機消費族群職業分布圖。資料來源/世新大學小世界問卷調查、製圖/田瑜瑄
台主結合時下流行,更換機台內物品。攝影/卓芸穎
民眾多因路過而被吸引進入夾娃娃機店內消費。資料來源/世新大學小世界問卷調查、製圖/田瑜瑄
夾娃娃機涉「賭博」?選物販賣機需有明確標示

夾娃娃機因含有不確定的中獎性質,在台灣早期曾被視為賭博機台,雖在民國89年實施電子遊戲場業管理條例後,已被歸類為電子遊戲機,但最後仍在業者向經濟部的主動爭取下,同意將夾娃娃機分成兩類,近一兩年來在街頭竄出的無人夾娃娃機店,便屬於其中獲經濟部評鑑通過的「選物販賣機」,另一類則為須在領有電子遊戲場所業營業級別證的場所擺放才得以合法化經營的「電子遊戲機」。

夾娃娃機權益知多少 消保官報你知

新北市消費者保護官沈皆涼指出,選物販賣機務必標示清楚其機台的保證夾取金額,否則將會被歸類為違法的電子遊戲機,保夾的金額若有不合理之處則將會以個案來認定。業者私自增加夾取難度類似新聞在社會上層出不窮,是否能有明確的規範來保障消費者的權益?對此沈皆涼表示,在類似消費糾紛發生時,通常因夾雜個人技巧或運氣等其它多項因素,較無一個明確的判別規範,但若有民眾向政府檢舉,會再聯合警察機關去做鑑定。

有民眾擔心夾娃娃機台送至經濟部評鑑其玩法、保夾金額、機台擺放商品等項目通過後,會有些不肖業者會私下再做過調整;沈皆涼解釋,夾娃娃機台在最初送驗時,通常同樣機型只會有一台送去評鑑,因此會加強後續稽查的部分,以防不肖業者鑽法律漏洞侵害消費者的權益。

針對近期夾娃娃機重新興起現象,沈皆涼坦言在稽查頻率上並沒有因此而增多,但定期會在暑假期間等旺季擴大稽查,一般仍是經由民眾檢舉才會進一步檢查業者是否違反電子遊戲場業管理條例;有趣的是,多數消保官處理案例中,當事者多為業者而非消費者,訴求多半是詢問機台是否觸法。

無人夾娃娃機台盛行,管理問題也引起關注,在評鑑分類的把關機制上也出現不少質疑聲浪,不論是在內容物的審核、保夾的金額、二十四小時無人看管的場所安全性,相對而言也缺少一致的標準,對於夾娃娃機的主要消費群眾的影響令人堪憂,地方政府是否能聯合警政單位合作無間杜絕無人夾娃娃機商店引發的種種亂象,還有待長遠後的觀察。

 機台供過於求 夾娃娃風潮恐減退

如前述所言,無人商店的優勢是能省下人力成本,入行門檻低的特性更吸引不少民眾投身這一行,對此,中華民國自動販賣商業同業公會祕書賴先生表示,夾娃娃機場主只要將機台分租給台主,不需自己顧店看管就能賺錢,卻在報章雜誌過度渲染之下,很多人以為夾娃娃機投資成本低獲利卻高,造成夾娃娃機店如雨後春筍般冒出。

然而,夾娃娃機真的有那麼賺嗎?祕書賴先生直言,其實當初很多場主也是從自己夾娃娃開始,慢慢想到自己也可以做場主分租機台給台主;但由於經濟不景氣,發現夾娃娃機不如想像中賺錢,做不好反而虧錢退出的人也很多,這也形成市場上機台供過於求。他分享,去年做一個機台需要等三個多月,現在只需要幾天便能拿到,能顯現出夾娃娃機熱潮開始慢慢退燒,無人商店興起創造許多商機,但同時也面臨強烈競爭,如何在競爭中脫穎而出還須看賣家的巧思了。

夾娃娃機單店月營業額成長圖。資料來源/財政部財政統計資料、製圖/田瑜瑄

(二)走自己的路!斜槓青年引領職涯新趨勢

夢想與現實只能擇一嗎?不!可以開枝散葉,多方發展。現在社會上出現「斜槓青年」,指的是擁有多元興趣的青年,除了正職工作外同時也發展興趣,一人身兼數職。名片上擁有不只一個身分,職稱必須透過斜槓符號(/)加以解釋,專業更是橫跨各個領域,可以是作家、導演、甚至是YouTuber!

書寫《斜槓青年》闡述斜槓理念的作家Susan Kuang作為斜槓青年的一員曾言:「Slash其實是鼓勵大家去追求不同的東西,釋放自己的天性和潛能,不是完全與賺錢掛鈎的。」斜槓青年不但代表多重的生活、財務的自由,更需要具備的是,熱愛工作的正面積極心態。

社會產業結構變遷下,斜槓青年擺脫過去單一職業思維,挑戰多重收入。製圖/田瑜瑄

如今,科技的發展加速了自媒體的興盛,「人人都是自媒體,處處都是小網紅」的情況勢不可擋,在網路上創業相對容易的年代,不少人利用零碎時間經營自己的網路副業,創造被動收入,卻代表要在眾多創業者中突破重圍是更加困難的。

台灣民眾眼中的最佳兼職職業。資料來源/yes123求職網、製圖/田瑜瑄
影像創作拒絕年輕留白 左右腦的激盪人生

創立五、六年的YouTube頻道「NeKo嗚喵」內容相當多元,頻道創辦人NeKo,正是一位典型的斜槓青年;在YouTube的世界裡,他除了是一位書評人,還是一名遊戲實況主,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擁有另一個完全沾不上邊的身分——網頁設計師。

NeKo表示,身為一位網頁設計師,必須運用程式碼將設計放在網路上與網友互動,與YouTuber的工作非常衝突也難以互相運用,但是因為製作書評影片是自己的興趣,再怎麼忙也甘之如飴。「仔細安排每一個小時的話,我的工作是不會打架的」在時間安排上,因為網頁設計中間會有檢查的時間,無法更動網頁內容,因此就有了製作影片的空檔。「比較幸運的是,我的公司並不反對我在完成份內工作的情況下,在上班時間進行其他不相關的興趣。」

天生帶有反骨氣息的NeKo在經營YouTube上,也有自己獨到的見解,即使書評是在YouTube中相對冷門的影片類型,卻仍舊一腳踏入了投資報酬率相對較低的書評工作。在頻道內容上也可看出她獨樹一格的思維,除了書目類型多元外,還包含了罕見的小說類別,必須要在不曝露劇情的狀態下,吸引大家閱讀,實屬困難。但對她來說,經營頻道因為不以金錢營利為目的,因此不會為了追趕時下潮流;再加上介紹小說的語氣能夠較為和緩,可以像分享、聊天一般輕鬆。她提到,現在這個時代,不管做甚麼,大家都是追求一個「爽」字而已,即使書評人的背後需要投資大量的時間成本,付出的仍難以和收入達成正比,她的影像創作信念最終也是貫徹在「開心最重要」這個最簡單的理念上。

「不要被數字綁架。」擁有將近十萬訂閱者的NeKo不願把達成多少點閱率以及訂閱數當成目標,即使也曾為了增加點擊率迷失過,在影片中故意用很誇張的語氣,眼睛睜大靠近鏡頭來譁眾取寵;但她後來也領悟到,自己的初衷不在於取悅大眾,而是透過分享讓不看書的人看書,倘若過度在意他人的評價,就會陷入自我懷疑,反而模糊了影片的核心內容。

NeKo認為,經營頻道最大的挑戰在於克服心魔,在未達成自己認可的成績時,每一分每一秒都有可能會放棄。因此透過設定短期、中期與長期的目標來對抗心魔;她表示,雖然長期目標是作為全職YouTuber,現階段之所以能瀟灑不將數字當一回事,完全以興趣為出發點進行影像創作,也是因為擁有正職的主要收入。

「真的會很忙,但是忙得很充實。」喜歡寫手帳的NeKo因為不想要回首過往發現自己的人生是一片空白,也在開始做YouTuber後找到每一天呼吸的原因,因此她想對每一個同時擁有兩份不相關工作的斜槓青年說一聲「辛苦了!」她解釋,大部分斜槓青年的類型都還是由本業的專業去延伸相關的副業,橫向發展且通常都還是待在熟悉的領域,相較之下,另一份工作沒有辦法輔助本業的人,要懂得東西則會比別人多更多「等於你練習的時間比別人少一半!」,若能在不考慮收益的情況下,重新選擇職業的話,她仍然會選擇書評這份工作「只不過比起網頁設計師,更希望能從事和書評相關的出版社工作,會輕鬆很多。」

艾波赫將斜槓青年的職業組合分成五類。資料來源/艾波赫、製圖/田瑜瑄
一個人生二個世界 行動派YouTuber實踐斜槓人生價值

除了書評類型的影片,YouTuber「Pheobe Liu」則多以拍攝美妝以及穿搭類影片做為興趣,大學時代便栽進了YouTube的世界;即使中間曾陸續從事了公關、編輯、咖啡店工作的正職,仍一直持續堅持發片至今。「當時台灣從事YouTuber的並不多,覺得新奇就投入行動了,才發現它一點都不簡單。」她坦言最初並沒有對於頻道給予過多期望,甚至沒有刻意計畫過頻道走向,她笑著透露,「一開始其實是想當美食部落客,拍攝試吃影片。」現階段則是想朝有個人特色及記憶點的影片作為發展目標。

Phoebe曾經夢想從事美妝與編輯產業,最終卻刻意選擇了與個人頻道內容毫不相關的咖啡產業,「我希望兩個職業能有各自的小星球,而我可以在中間遊走,當其中一邊覺得煩悶的時候,就可以去另一個星球避難。」雖然過去從事的公關產業讓她了解到品牌端的想法,對於她的YouTube事業有不小的幫助,但仍然想真實的聽從自己內心的想法,做自己喜歡的事。

不想被貼上網紅標籤的Phoebe,曾經也夢想過做全職YouTuber,但因為對風格的堅持與龜毛的個性,讓她推掉了不少業配的合作。即便對頻道經營投入了和正職相同的心力,卻獲得極少的收益;且因為美妝類影片需要投入的金錢相對來說較多,經濟壓力大的情況下,並不適合作為一個正職,但她也樂觀的表示,「如果你一直想著錢,就沒有辦法做任何事情。」

不難發現不怕醜的Phoebe在影片中總是散發著率真的特質,不吝嗇地分享自己真實的心境,也不曾為了數字成績成為一個陌生的自己。時間久了,在時間的分配上,她也逐漸找到平衡點,幾個月前才開始每個周末固定發片後,也會在前一個月把下個月的影片先行剪輯完成。Phoebe分享,平均拍攝加上剪輯一支影片需花費約十到十二個小時,更遑論若加上影片主題發想的時間,隨時更新最新流行資訊,自然會壓縮不少休息上的時間。

她坦言自己的斜槓人生其實還在初步的執行階段,也曾經很迷惘過,自己擁有多職的生活型態,會不會最終仍一事無成,為了避免這種混亂的情況發生,她建議可以先讓其中一份事業做到一定的階段,等抓到了步調、有了規律後,再去著手下一件事情,「要對做的每一件事拿出相同的責任、負責以及專業的態度是最重要的。」

YouTuber Phoebe Liu 在大學時代偶然踏入了YouTube的世界,在畢業後成了斜槓一族。照片提供/Phoebe Liu
輪班客服愛嘗鮮 圓美食部落客夢

黛咪,平常是個必須輪班的客服人員,因為喜歡到處吃美食,也喜歡嚐鮮,因此開始在Instagram上經營美食分享的社群帳號demi.foodie,成為美食部落客。在必須輪班、忙碌的生活中,黛咪利用瑣碎的時間即時修圖、寫文章,為了經營的更加完善,更放棄過去喜愛的手遊軟體。在這樣兼顧興趣以及工作的斜槓生活中,黛咪認為有能力與時間分配下,擁有穩定的收入又能經營自己的興趣,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

黛咪表示,在學生時期曾想過經營部落格,但是一直沒有動力實踐,直到發現Instagram這個平台有標籤(hashtag)的功能,使得搜尋美食相當方便,且發表文章較容易上手,因此開始隨手紀錄美食,並於Facebook同步分享。在經營方針上,黛咪希望可以客觀多元的介紹,且經營後發現新品能夠讓帳號的曝光度更高,因此會特別關注時下的流行的美食元素,像是髒髒包、抹茶、草莓等。

在黛咪的每一則貼文中,不難發現黛咪詳細的介紹餐廳的設計、餐廳、整潔、口味等等,原因來自於最初發現Instagram這個平台時,資訊度較為不完整,必須另外搜尋部落格,因此決定在自己撰寫的時候,能夠盡量寫的詳實。身為一位斜槓青年,黛咪覺得最大的困難在於因為輪班必須調整作息,需要抽空完成文章,壓縮到休息的時間,使得有時成為一種負擔,但是因為是興趣,所以從來沒有想過要放棄。

「有些機會需要不顧一切去爭取,即便無法全心投入,每天給自己30分鐘嘗試,堅持至少三個月,相信會有答案的。」黛咪表示在有能力與時間的前提下,絕對正面支持斜槓青年型態的多元職涯發展,因為可以獲得不同的經驗,同時可以更有效率的完成工作、認識不同生活圈的人。

興趣也能當飯吃 大學生販售手工饅頭

Jenny是一名「網路手工饅頭販售者/大學生」,目前就讀應用英語學系,三、四年前開始接觸西點烘焙,並在二年前著手製作手工饅頭,起初是因為喜歡吃、對饅頭感興趣,於是每天都製作不同口味的饅頭,後來發現量越來越多,無法消化,才萌生透過網路販售「無糖無油」健康饅頭的想法。

Jenny選擇透過自己最常使用的Instagram建立虛擬店鋪,也由於該社群平台的特色便是以圖片搭配文字敘述,沒有過多累贅的簡單規格,更能讓人看見最簡單的手工健康饅頭。 開始經營網路手工饅頭店鋪後,Jenny每天的行程調整成在上課前二個小時提早起床,將昨夜製作好的饅頭一一寄出,途中順路到菜市場採買蔬菜水果和食材。平時以翻閱食譜作為研發新口味的靈感來源,偶爾也會看看冰箱裡有什麼剩餘的食材可以搭配,再利用課餘時間接單,也提供消費者客製化菜單的服務。

大學生Jenny創業,在社群網站上販售無糖無油健康手工饅頭,提供客製化菜單服務。照片提供/Jenny
現實與自我實現難兼顧 築夢創業需踏實

創業過程中,除了要面臨時間分配、和烘焙本身帶來的職業傷害,對Jenny而言,其實最大的困難是自己太過於執著的個性,使得她經常在現實和自我實現之間,產生想法上的拉扯她坦言,我想做對自己生命有意義的事情,也希望這件事可以讓我感到快樂,但是我又希望能讓撫養我長大的爸爸媽媽放心、感到光榮,想做到他們眼中的最好。

在斜槓青年這趟旅途中,Jenny曾遭受到客人的否定,雖然沮喪,她仍堅持「做健康的東西」,並告訴自己客人喜歡與否,必然會因為個人想法、喜好而不同。身旁的親戚朋友更是時常稱讚她,鼓勵她畢業後開店創業,但Jenny的父母則是希望現階段的她能以學業為重。

「因為YOLO(you only live once),只要不是犯法的事情,請把握自己的生命、時間和人生,活在當下。」談到對於未來職涯的規劃,Jenny表示,為了不讓父母擔心,一定會先找到穩定的工作,讓自己有經濟基礎,再考慮開設實體店鋪等事項。她認為,人生必須以「令你感到快樂的事情」為目標,先找到自己喜歡、想要的是什麼,然後一步步地去茁壯夢想。

在台灣當不了「斜槓族」?企業不准員工兼差的職場怪象

斜槓青年比如一名CNN記者,同時是神經外科醫生,或是一名心理醫師,同時是小提琴工藝匠,他們在自我介紹時,會在多重身分中間加一個斜槓做區分,這種情形在美國紐約等大城市早就司空見慣。「但是在台灣,恐怕困難重重,難的不在於員工本人,而在於企業本身。」yes123求職網副總經理洪雪珍一針見血的點出台灣的職場怪象,台灣企業多半希望員工能對工作職務專一,希望員工能將所有重心放在企業本身身上;如今社會結構變遷快速,單一工作不僅無法讓年輕族群擺脫低薪問題,也無法滿足員工多元的興趣發展,部分台灣企業的守舊思維,已明顯成為員工發展副業的阻力;同時比起西方國家,台灣因為在教育體制上的不同,斜槓青年發展空間相對而言受到較大的限制。

洪雪珍談到,自己本身除了每天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外,亦還有作家、講師、心理分析師等其他身份,同意自己是屬於斜槓的一員,斜槓並非是只屬於這個世代年輕人的專有名詞;即使台灣從前就有具有斜槓性質的多職工作型態,但相較於過去工作機會較多,現在的斜槓青年所面臨的發展環境更加嚴苛;只是世代之間的大環境條件雖然不同,但是最初想要增加收入的動機還是相同的。

洪雪珍建議年輕人「不能太不專心,甚麼事都沾一點邊。」身為斜槓也要專精自己的每項專業,且盡量選擇發展性高、成長性強的工作,而非單純是賣時間、賣體力的打工族,才能在大時代中擺脫低薪困境,且真正提升斜槓人生的核心價值。「打工兼職跟斜槓青年不能混為一談。」不以非自願性職的副業為出發點,主動在業餘的時間做自我投資,跨領域的價值才能成為滋潤人生的營養。

台灣上班族有四成以上的民眾曾經在外兼職,也有三成的民眾曾經兼職兩份工以上。資料來源/yes123求職網、製圖/田瑜瑄
斜槓青年前景堪慮? 郭思餘:就業保障是關鍵

世新大學社會心理學系教授郭思餘表示,斜槓青年並不是最近才出現,在過去其實就已經有多樣兼差的工作模式,不過最近斜槓青年越來越頻繁,也受到越來越多的媒體報導。

郭思餘認為,台灣政府的政策落實往往落於社會現實之後,斜槓青年的出現除了反映現代年輕人追求不同人生的價值觀之外,也反映了台灣的社會經濟發展問題,斜槓青年覺得與其畢業後在一家小公司領微薄的薪水,做超負荷的工作,不如自己創業自由接單;而政府總說希望能推出新產業,提高就業率,但政府所設想的新產業往往是傳統產業的升級版而已,並沒有正視已經發生的社會現象。

郭思餘表示,政府需積極配合新型態的社會現實並且回應,若政府無法跟進政策來保障斜槓青年的就業安全,那麼斜槓青年未來可能會成為高風險職業,前景堪慮;但若政府有相應的政策保障,斜槓青年將會影響到臺灣未來的就業價值觀及教育模式。斜槓青年不是社會問題而是社會現象,該如何保障他們權益?台灣政府該如何以制度受益者為出發點,修訂相關的社會制度,也是未來需要討論的課題。

Tagged on: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