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美校園槍擊案頻傳──喚起「禁槍意識」

 記者 陳冠勳、蔡宛芝、吳思妮、黃芮蓁/採訪報導

「我在美國曾經歷三起槍擊事件。」世新大學英語學系大一的王巧玲說道國小到國中的讀書生涯在美國渡過的她,即使生活在槍管較嚴格的加州,仍多次經歷校園槍擊意外。而今年2月發生的佛羅里達校園槍擊案,更再次震撼全球美國處於民情激憤之際,加強槍枝管制的呼聲也隨之興起。

王巧玲國中就學期間就發生過三起校園槍擊案。照片提供╱王巧玲
美國近五年重大槍擊案。資料來源╱維基百科、製圖╱黃芮蓁
川普避談槍枝管制 提「武裝教師」引發民怨

隨著佛州發生大規模的校園槍擊案,再次喚起人民對於槍枝控管的關注,民眾上街抗議、要求嚴加管控,但美國總統川普起初的作為引起群情激憤,他將這樁意外歸咎成美國聯邦調查局(FBI)的失職,不願正面處理槍管一事,更堅定共和黨立場,強調問題出在犯罪者的精神狀況,應從其心理健康層面率先著手,同時還提出「武裝教師」的想法,要讓部分老師能在上課時配槍,以防危機的發生。

對此,輔仁大學哲學系兼任助理教授周偉航認為「武裝教師」的可行性較低雖然持槍能達到保衛的功能,但卻會衍生一連串的隱藏成本。教師不同於受過專業訓練的軍警,面對槍擊案的發生,反倒可能增加犯人奪槍掃射的機率,讓校園更陷入危險的狀態;同時買槍、養槍及訓練的過程,所耗費的時間與金錢更不容小覷。東海大學政治學系暨研究所副教授邱師儀更直言這是川普的「政治語言」,他認為一旦學校內允許帶槍,校園維安將出現相當大的漏洞。

川普態度大反轉 迎合民意高喊「選舉語言」

一向支持擁槍的川普,在佛州校園槍擊案發生後的數十天,突然改變原有立場,出乎意料地表態支持禁槍措施,向人民呼籲未來將對購置「半自動」槍枝者的「背景調查(Background check)」更嚴格此話不僅讓保守派傻眼,更對於提供大量政治獻金給共和黨的全國步槍協會(NRA),痛批川普提出壞政策(Bad Policy)。

不過,周偉航對此表示川普大肆放話只是選舉語言的表現,川普清楚知道共和黨在國會佔領絕對多數時,控管槍枝的成效皆不大,因此他的立場不足以撼動紮根已久的憲法第二條修正案,又或者是共和黨的權力,這樣的舉動不外乎是配合著民意需求作為走向,藉以安撫那股龐大的抗議聲浪。

邱師儀更言道,隨著民國107年美國期中選舉的到來,川普態度仍會有所變化,為了避免民主黨擁有多數席次而出現彈劾的可能,他勢必會再將立場轉向低教育程度、藍領階級的支持者身上,而這些支持者普遍贊同擁槍自由。

川普對槍管態度之轉變。資料來源╱維基百科、製圖╱黃芮蓁
槍枝控管嚴格執行 犯罪率是否下降仍待觀察

對曾待在美國生活多年的王巧玲來說,擁槍的對錯難以衡量雖然就學期間目睹三次槍擊案的發生,讓她心生恐懼,但她仍認為,「如果持槍能有安全感,那就遵守規範、不要亂用。」並不否定擁槍的合法性。

然而,邱師儀對於控槍是否有效減少犯罪率發生大打問號他認為槍枝管制一直是美國保守派與自由派兩者間爭論不下的問題,在支持擁槍的立場下,百姓配槍確實能達到恐怖平衡的效用,至少在面對危難時能有嚇阻嫌犯、自保的能力,但是擁有槍枝該承擔的後果必然是槍枝過度氾濫的情況

邱師儀更不忌諱表示,像是台灣這樣槍枝控管嚴格的國家,雖然表面上看起來是擁有槍枝者屬於少部分,但實際上非法擁有槍枝的人口比例卻不在話下,因此他認為即使槍枝的管制嚴格地被施行,結果卻也不一定對美國人民是有益的。

美國人民擁槍比例示意圖。資料來源╱維基百科、製圖╱黃芮蓁
控槍不易 漸進改善行「點滴工程

曾在美國雪城大學(Syracuse University)攻讀碩士的世新大學廣播電視電影學系兼任講師甘明濬說:「我就讀的學校沒有發生過槍擊案,但當地治安的不安全讓我心生恐懼。」當初攻讀藝術攝影的他,經常需要走訪紐約各區,但拜訪的過程中屢屢襲來不安定感,他更提及:「之前唸書時,如果夜間獨自走在街頭遇到醉漢或是流浪漢,都會擔心對方身上是否有槍枝、是否會遭受攻擊。」讀書時期雖然未實際目睹過槍擊案,但他卻對社會的治安懷有極大恐懼。

而如今美國擁槍的反彈聲浪持續延燒,看似有助於槍管的法令產出,周偉航認為,槍枝管制在短期內仍難以見成效,無論是既得利益者的反彈,還是槍枝氾濫州人民的無所適從,都會阻礙著槍管的進行。

對此,周偉航提及了「點滴工程」,表示將槍枝控管設立長遠的目標,以獎勵繳槍或限制購槍等方式,讓流動在民間的槍枝隨著時間減少,逐漸消去民槍的持有,同時聯邦政府也應頒布政令要求各州局部限縮,搭配著控管槍枝嚴格的地方州政府施壓,讓南方、鄉下等紅州逐漸達到槍枝管制之效。他也表示,為了降低抗議槍管所造成的問題,更應該協助軍火商轉型,不會因控槍而迫害了他們的生存空間。

改變犯罪者著手教育 天生基因已成定局

當佛州槍擊案爆發時,共和黨不斷將罪責指向犯罪人的心理問題,因此「教育」也成了時下關注的焦點。不過周偉航表示,美國反社會違常的比例高的嚇人,趨近於台灣的200倍,其中又分成基因型及文化塑成

周偉航對此分析,教育僅對文化塑成的部分有所功效,對於生下來基因已定的反社會人格者,並無法透過教育而有所改變;現今學術研究也少有教育能改變人格的論證,因此精神異常者並不能藉由教育改變其反社會違常的潛在人格,再加上犯罪人往往在槍擊案中就已死亡,更是難以逆推其精神問題為何。

邱師儀則認為,美國分成了保守派與自由派的教育,在教育能影響犯罪者的情形下,往往會因為派系的不同,塑造出不一樣人格特質的美國公民,因此在美國,許多的事務經常趨往保守與自由兩派做發展、論證,因此擁槍文化也隨著灌輸的理念不同,而有對立的看法。

美國近期的佛州校園槍擊案,再度喚起人民對美國槍枝議題的重視,同時也因民眾大規模遊行、抗議的聲浪,迫使美國政府當前須立即提出配套方案,來符合民情所需。但事實上,美國在「短時間」內並未能有效改革擁槍過於氾濫的情況,不僅受限於當地兩大黨派的對立,更因槍枝管制尚未能達到最大多數人認可的配套措施,因此,倘若槍擊案隨著時間被遺忘,川普又毫無長遠的禁槍規劃,擁槍氾濫的問題恐將一直存在於美國社會當中。

(二)國際校安問題蔓延 維安行動百密一疏

近年全球驚傳多起校園攻擊事件,校園已不再是溫馨安全的學習之地。民國106年底,發生在台灣的台大潑酸事件,至今年二月底美國佛州校園槍擊案等,持凶器進入校內的大規模慘案,使得校安問題受到矚目。撇除槍枝入侵校園,校安問題包羅萬象,酒駕、買賣吸食毒品、校園霸凌、性騷擾、幫派等,各樣事件層出不窮。

學生就學的校園本該是安全的環境,卻處處暗藏危機。攝影/吳思妮
學生轟趴用大麻 追根嬉皮文化

 以民風較為自由的美國大學生為例,社團和娛樂活動佔據生活很重要的一部份,兄弟會、周末派對、舞會,都是習以為常的社交文化,而這些聚會則是學生們取得藥物的方法之一。

就讀聖地牙哥州立大學的鄭薇說:「因為加州大麻合法,所以有時候我們去朋友家,有的人常常在抽大麻,如果不能接受的話就不要靠近,有人問你要不要抽,就要學會說不。」

美國吸食大麻合法的州。製圖/吳思妮

藥物使用追朔至西元1960~1970年代,二戰過後的美國掀起一股「嬉皮文化」,透過音樂唱出當時年輕人對自由的渴望,他們期待脫離束縛,用偏激異於常理的行為模式,表現對社會現況的不滿。從一開始的哼哼唱唱,演變成後來的龐克樂;為了徹底擺脫枷鎖,嬉皮文化多了「迷幻」元素,嬉皮士透過迷幻藥讓自己達到忘情的境界,而這股風潮席捲數十萬美國青年男女。

為了遏止藥物濫用的問題,美國政府開始掃蕩毒品。但吸毒者的需求加上時代演進,毒品問題依舊存在。法條設立迫使原料供應商消失,走私生意隨之興起,墨西哥毒梟因地理位置優勢,加上規模過於龐大難以控管,便大舉入侵美國市場,就算美墨邊境設立圍牆,也難以遏止走私販猖獗。

美國部分州大麻合法化,導致校園吸毒問題更加氾濫。資料來源/pixabay

由於文化影響加上法條對於毒品和成癮藥物的管制寬鬆,與台灣相較之下,藥品取得容易許多,漸漸的美國民眾對於毒品已經不像過去那般排斥;不久後將毒品「除罪化」的聲浪又起,若將管制藥品由政府端提供,不僅可較有效的控制數量,還能成為另一筆收入。

自民國107年初,美國已有六州通過大麻合法販賣及使用,只要年滿21歲的公民就可吸食。而大麻從禁止,到開放醫療用途使用,至今日大麻合法化,美國青少年的使用範圍越來越廣,接受度也大幅提高。

校園危機百百種 安全意識太薄弱

相較於國外的組織型犯罪跟幫派暴力,台灣較常見的是外人入侵校園的傷害事件。以北投女童割喉案為例,姓兇嫌翻入國小校園內,隨機殺害留校學習的女童。

台灣校園曾經為了開放空間讓社區居民自由活動,倡導拆除圍牆,只用小型植栽圍繞校園四周,但是發生了多起入侵事件,又讓人們回到過去支持校園不開放政策。

高雄市教師職業工會教育政策中心主任任懷鳴認為,築高圍牆真的能實質提升校園安全,「這個嫌犯並不是說特別針對文化國小,有什麼仇所以他要去尋仇,他就是純粹一個情緒的發洩,加上剛好那個圍牆很低很容易進去,所以如果圍牆很高,他很有可能會覺得是個障礙就不進去了。」

然而,政治大學國際事務院副院長黃奎博並不認同此做法,他認為問題不在牆而是在意圖,從意願上嚇阻才是真正要做的事情,建牆只是消極治標不治本的作法。

對於法定無行為能力的高中以下學生,容易因為沒有能力反抗而遭兇手殺害,至於二十歲以上的大學生,雖然較具有自我保護意識,但大多數則因為情感問題引起糾紛。如去年年底,世新大學發生的學長刺殺學妹事件,引起社會譁然,在世新大學任教十多年的行政管理學系教授葉一璋則表示,會請專業輔導員輔導男學生並評估狀況,若有需要,將啟動隔離或建議休學等措施。

臺灣大學生校園殺(傷)人事件簿。製圖/黃芮蓁
學務創新人力取代教官 換湯不換藥

從戒嚴至解嚴,教官一直存在台灣校園,成為人們心中維護學校安全的指標,但近年來教育部擬定讓教官全面推出校園的政策,使得民眾不得不憂心,未來取代教官位置的教職員,是否能發揮相同的保護作用?台北市教育局明訂校園安全為學務處的責任範圍,對此,北一女生輔組長翁豪將表示,這些人以後叫做學務創新人力,那這些學務創新人力從現在開始受訓招聘,基本上現在就是一個教官的位子換一個學務創新人力去轉換。而只要經過合格受訓、曾具有學務工作兩年經驗者,則達到學務創新人力的基本門檻。

針對有關人力素質的問題,翁豪將對此回應,其實校園大部分的學務創新人力,都是由退伍軍人轉任,所以實質上創新人力就是換個名字的教官,但這只是一個政治用的話語,不用對此感到太擔心。

校仿國外自由教育 高科技替代人力

再多的防禦都抵擋不過人心的算計,提倡自由自律、適性發展的聲浪四起,若將西式教育引進台灣,全面解除髮禁、脫掉制服束縛、讓學生可自由選擇在家自習,是否能還給台灣校園一席安全之地?

黃奎博認為,西方給你的是工具讓你學好怎麼用,台灣是教你最後結果,以找到工作至上。所以當西方的價值觀放到東方,對我們來說衝擊蠻大的,容易忽略了台灣的傳統價值。面對有些大學校園已將感應設備搬入校園,取代傳統的警衛人力,藉此在理想範圍內,確保進入校園的皆是該校學生。

校園安全守門員,以高科技替代人力。攝影/吳思妮

教育部學生事務及特殊教育科長陳宗智則認為,高科技使用當然很好,但若在經費允許的狀況之下,可以有警衛巡邏會較妥當,起碼會有一點嚇阻作用。而若是卡片遺失,被校外人士撿走刷卡進去,這種狀況該如何預防是需要思考的問題。

除了感應磁扣、學生證靠卡入校之外,紅外線感應、人臉掃描,甚至是指紋辨識,都被列入未來科技結合校園安全的新趨勢。不論何者,翁豪將強調,保護措施皆為防範作用,一切應從教育人心做起,才能有效治本。

Tagged o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