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教育轉型 強調自主學習

記者 曾羽柔、徐沛琪、呂佩倫、許凱婷/採訪報導

「翻轉教育」顛覆過往填鴨式的教學,改以學生為中心,將學習主導權交還給學生,並且強調因材施教的差異化教學,不讓成績決定一切。

擺脫填鴨式教育 翻轉教育以學生為主

學生實際走進山林,拿著老師的學習單開始尋找並觀察山林中的植物。新竹市立培英國中生物老師莊宜家設計這樣的課程,讓同學進入山林認識植物,而老師不需要在課堂上講課,因為同學課前看過生物影片,回到教室也由學生發表觀察結果,翻轉教育便落實在生物課當中。

翻轉教育概念起源於2007年,美國科羅拉多州林地公園高中兩位化學老師Jonathan Bergman和Aaron Sams為解決學生缺課問題並進行補救教學,錄製教學影片並上傳至網路平台,讓學生上網自學,課堂上則增加與學生的互動。

翻轉教育的重點不只是學生在家觀看教學影片,真正目的是要將教學活動,從學生單向的接收,變成師生雙向討論,讓學生成為課堂上「主動的參與者」。

台灣長久以來,教學都以老師為主,導致學生沒有機會在課堂上發表言論,只為了分數不斷地死背課本中的內容。翻轉教育帶來不一樣的轉變,學生藉由觀看影片達到自主學習,影片可以重複播放、暫停,讓學生配合自己速度學習。在課堂上透過老師的引導進行討論,使學生能表現自我、成為主導者,培養學生應用且吸收知識的能力,莊宜家認為,翻轉教育比較活化,學生可以學到更廣的面向,也容易讓學生進入上課情境,增強學習的欲望。

翻轉教育最重要的理念是以學生為中心,每個科目的老師為不同的學生,做出客製化的教學模式,打破單一教學流程,進而讓老師在教學的過程中,觀察出每個學生應用知識的學習狀況,給予差異化的教學內容,是翻轉教育最大的優勢。翻轉教育將學習的主導權交還給學生,因此最大的挑戰就是不預習影片的學生,老師該用什麼方式引導主動學習,莊宜家表示,遇到學生不肯預習,只能利用同儕和分數來施壓。

學生拿著課本在山林裡觀察植物。照片提供/莊宜家
實驗教育漸受矚目 孩子讀體制外兩大特點

雲林斗六的維多利亞實驗中學是一所體制外雙語學校,創校理念是以學生為中心,盡可能讓每一位學生藉由「做中學」達到多元的發展。有別於傳統教學著重紙筆測驗,維多利亞的學生花更多時間在預習、互相激盪想法,以及學習成果。例如,老師指派特定主題,學生從資料蒐集、內容、海報設計全都一手包辦。

擁有豐富的教學經驗、在該校任教長達16年的老師周家慶說:「體制外的教學模式造就學生分別在想法的建構與技能的獲得有明顯的不同。」同樣一學期三次段考,該校特別的是,在期末屏除紙筆考試,採取多元評量的方式。他認為,一路走來,從學生身上可以明顯感受他們勇於發聲,適時表達內心的看法;再者,由於老師們時常分派簡報作業,學生從國中開始就必須學習相關技能,因此間接累積學生的表達經驗。

立法院於民國103年通過《實驗教育三法》,實驗學校、機構在台灣各地如雨後春筍般出現。然而,在這之前,學生為主的學習教育並沒有獲得多數人認同,傳統觀念依舊希望看到學生的考試成績,以分數辨別學生程度的基準。周家慶老師談到推動翻轉教學所遇到的挑戰;最初面對存有疑慮的聲音,全是倚靠學校一步步與家長進行溝通,適時讓家長看見學生的進步、人格的養成,甚至是同儕、師長間的互動狀況。還有,因為有些家長工作繁忙,只能透過成績單了解孩子的在校表現,所以老師與家長的密切互動更形重要。

隨著翻轉教育這個名詞越來越普遍,讓更多人清楚知道,其實成績並不是構成學生成功的要件。如今,當初不認同的聲浪漸漸消失,家長對實驗教育逐漸趨於接受,競相將孩子送到體制外學校就讀。周家慶老師說,翻轉教育不再只是由成績評斷學生好壞,而是讓教學更彈性,可以運用多元的教學方式,給予學生不同類型的學習刺激,讓他們找到適合自己的領域,從而對學生的成長具有正面意義。

小學數學遊戲班際競賽班內練習。照片來源/維多利亞雙語中小學臉書
中學部探索體驗課程—大露營,於台中市石岡區大甲溪畔舉辦。照片來源/維多利亞雙語中小學臉書
翻轉傳統 引領學生自主學習

談起翻轉教育的困難,莊宜家表示,起初學生會覺得麻煩,不願意多花時間預習,必須經過半學期到一學期的磨合;此外,必須有同儕和分數的壓力,學生才會課前看影片。除了教學運作的困難,影片也是老師苦惱的部分,製作時間過久、拍攝地點難覓都使影片不易完成,加上內容要有趣又有個人魅力才能吸引學生,因此莊宜家和許多老師都改用網路上相關的影片給學生觀看。她也提到備課的艱難:不同的課程所使用的學習單、活動內容,單靠個人力量,很難完善。惟有透過對翻轉教育有興趣的一群生物老師,定期研習交換教學上的經驗,才能在課堂上成功實施翻轉教學。

細數翻轉教育面臨的問題,對於學生而言,只是將課堂上的學習時間挪移到課後,時數未縮減,因此學習效率並沒有提升。必須思考學生是否有足夠的時間預習,莊宜家認為,翻轉教學可以訓練學生的表達能力,但因為學習成績與自制力與自學力有關,所以未必有助於提高考試分數。

讓莊宜家印象最深刻的是在教遺傳學時,拋棄過往直接講課的方式,在課堂一開始不教授太多知識,利用「訂做一個寶貝」生小龍的遊戲,讓學生探索不同的基因如何配對出不同的小龍。經過這項嘗試後,學生除了開始主動發問、自己找答案,基因配對甚至變成學生下課熱烈討論的話題。

上過翻轉教學課程的台中市光榮國中學生黃瀚宇,描述老師的教學是──先在課前預習,並畫心智圖。這項作法讓不喜愛讀書的他,很快地在章節中找到重點。對他而言,課前預習不但不會造成負擔,反而還能夠促成主動學習,並感到自己的進步。

翻轉教育替代過去填鴨式的教學,進而強化學生的學習意願。無論是先看影片或是畫心智圖,都能引領學生自主學習。課堂上讓學生發表預習內容,除了能夠印證課本上的知識,也能訓練學生的思考與表達能力。

學生課前看完影片後,上課填寫學習單。照片提供/莊宜家
學生課前看完影片後,上課進行小組討論。照片提供/莊宜家

(二)偏鄉教育創新 特殊優勢發展無限可能

翻轉教育成為一股潮流,位於偏遠地區的教師也不落人後。偏鄉學校的自然優勢,反而創造出有特色的教學模式,讓學生更有興趣學習。透過老師的改變、家長的配合、政府的支持,創新教學成功落實在課堂中。

揭開偏鄉教育新挑戰

立法院為讓偏鄉學童受完善教育,於106年11月三讀通過《偏遠地區學校教育發展條例》,教育部也在相關子法中明確定義「偏遠地區」。此條例所稱偏遠地區學校,指因交通、文化、生活機能、數位環境、社會經濟條件或其他因素,致有教育資源不足情形的公立中、小學校。此外,也將離島地區學校全數納為偏遠地區學校。

國立政治大學教育學系教授詹志禹認為,偏鄉教育面臨的問題涉及層面廣泛,大致可分為生存、生活及生命三大面向解決。第一,「生存」,當地是否具備某種產業或謀生方式,像是有利發展的生態資源,一套讓人們生存的可能性;第二,「生活」,當地是否擁有一定的生活品質,讓人們找到一種對於生活的寄託;第三,生命,是最能與教育緊密連結。

偏遠學校定義。製圖/許凱婷、資料來源/偏遠地區學校教育發展條例

簡單來說,教育的作用代表傳承,讓下一代生命得到延續,就是學校的任務。詹志禹思考著,若能將三者緊密連結,教育系統與其他系統(經濟、產業)相互並進,永續發展的可能性便能提升。他說:「偏鄉學校人數減少,學校若能釋出閒置空間作為教育育成中心,在經濟或產業界的支持下,幫助青年返鄉創業,也許能創造當地更多就業機會。」

除了地域性的問題,師資的去留也是偏鄉教育當前的困境。年輕教師考量因素相對資深教師來多,如感情、家庭等個人因素,會有許多難以兼顧的狀況;更重要的是,透過教學獲得的成就與滿足感微弱,由於偏鄉的升學壓力較小,學生學習動機易分散、成效降低,都可能使老師增加挫折感,留下來的可能性自然沒那麼高。

為穩定偏鄉師資,教育部也在《偏鄉地區學校教育發展條例》中規範,正式教師須綁約6年,以及偏遠學校可將編制員額三分之一以下人事經費,透過公開徵選,增加「專聘教師」及「代理教師」,期待透過多管齊下手段,挽救偏鄉師資流動率過高的窘境。

師資培育新課題 助偏鄉教師創新教學

網絡的覆蓋率在政府與企業的合作下連年攀升,尤其,目前台灣位於偏鄉的學校在資源及硬體設備上比起以前豐富,甚至不輸都市學校。事實上,很少人知道,翻轉教學的創新做法很多時候反而是源起於偏鄉。基於偏鄉本身的需求,發展出一套特色教學模式,相較於受限地理位置的都市學校是難以推行的。

舉例來說,位於雲林古坑的華南小學是台灣最具特色生態學校,豐富的山林資源,造就天然的上課教室。學生只要拿著筆、帶著相機,觀察並記錄,展現教學上與在地環境緊密連結。另外,偏鄉學校由於各班級人數匱乏,因而發展出混齡教學特色,增進同儕間的互動,破除標準化的教育模式。這些創新做法的先行者皆是偏鄉萌生出來,再傳遞到都市。

全台目前超過三分之一的中小學屬於偏鄉學校,因偏鄉人口較都市少,教育問題相形下較容易被政策忽視。現正任教於南投縣爽文國中的老師王政忠表示,偏鄉孩子沒有得到平等、專業對待,沒有機會的才是偏鄉。他更強調,偏鄉不在於距離城市的遠近,也並非家庭的平均收入高低,而是城鄉差異,所以翻轉的關鍵在於師資,並非偏鄉的師資不夠專業,而是偏鄉的專業師資太少。一位專業的教師可以看見偏鄉的不同來設計教學策略,給予適當的教學內容,而這不同便能成為亮點與特色。

因此,該如何協助偏鄉教師創新教學,是目前師資培育大學面臨的挑戰。詹志禹談到師資培育課程,其大多朝都市學校為發展方向,缺乏思考偏鄉教育的特殊需求。面對偏鄉孩子不同的家庭背景,更應該多花心思在親師互動上。像是家庭訪問,密切追蹤孩子的狀況。他說,「老師若能去到偏鄉教學,才能賦予自己更大的開創空間,而免於被同化。」所以,為了增加學生的文化刺激,偏鄉教師需要做的是開創更有效的教學模式,並且將熱情傳遞給學校,進而影響教學文化。

北市山區國小轉型 強調培養學童實作能力
雙溪國小學生體育課體驗走繩。照片提供/雙溪國小

台北市士林區的雙溪國小為了避免全校只剩66名學生而遭到裁撤危機,因此在教學上就必須改變。雙溪小學不同於北市其他小學,地處士林和內湖交界的大崙尾山的山腰,利用現有的自然資源,如同變身成森林小學,翻轉成學校的特色。藉由山區地形,發展出獨特的山林冒險和生態探索課程,將課程著重於讓孩童親身體驗。台北市雙溪國小校長張育成表示,學校最重要的理念就是培養孩子的實作能力,重於對知識的獲得。

現今的教育,因為學生接收的資訊量龐大、教學時間緊湊,進而讓學生對學習越來越被動。雙溪國小對學童採用民主和開放式的教育,可以讓孩子主動學習,並從小開始訓練思考與選擇的能力,更強調教育就應該在體驗中學習。

例如利用自身的地理特色,將體育課開發成冒險的課程,過往以球類為主的體育課,在該校則要學習攀岩、爬樹和走繩甚至溯溪,培養孩子的平衡感和勇氣;又例如,課程中藉由自己動手做「月琴」,運用山林中的枯木,作出月琴的元素並將它組合起來,完成屬於自己的樂器。在製作過程中,結合了各個科目的知識,如自然課可以理解琴弦對聲音的影響與共鳴的原理;數學課則是融入公分衡量與換算等等。張育成認為,讓孩子動手操作,成就感是不一樣的,教育就是做有意義的東西,與自己連結。

雙溪國小體育課程朔溪活動。照片提供/雙溪國小

雙溪國小是採開放大學區制,並無戶籍設限,學校的教育轉型成果亮眼,逐漸被媒體與家長關注,因此學生的入學人數逐漸回升,從民國101年的66人到今年的129人。校長張育成表示,家長認同教育理念才會將孩子送來,對於學校辦學來說,是一大助力,而學校也一直在做修正或是精進。學校教育的轉變對學生而言,以實作的方式代替了單向的授課,增加了學習的意願及樂趣,讓孩子能真正的參與其中。

轉學生蔡佳誼表示,之前會賴床或假裝生病來逃避上課,現在每天都很期待來學校用「玩」的方式學習,學到更多技能而不只是念書。從小就讀於雙溪國小的陳以函則認為,校內人數少,因此更有機會代表學校參加比賽,透過競賽增廣見聞、學習成長。

雙溪國小學生木工課程。照片提供/雙溪國小

雙溪國小強調「讓孩子在體驗中學習」,突破傳統的教育體制,將戶外森林化身為教室。張育成表示,有些孩子用看的就會放棄,要利用同儕間的比較,當有一次經驗後,以後也能勇敢嘗試。雙溪國小和翻轉教育的理念都是讓學生主動參與學習,在實作的過程中,依照學生的學習狀況,給予不同的協助。張育成表示,翻轉教育是透過引導學生共學練習自我表達,還可以內化知識,是教與學雙方的改變,而這種變化頗具成效。

雙溪國小學生與自己製作的月琴。照片提供/雙溪國小
Tagged on: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