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從飲酒文化看韓國── 階級、霸凌、性騷擾

記者 黃宇綸、商嘉瑨、林欣穎、武承翰/採訪報導

近年台灣吹起了一股「韓流」,產生了許多「哈韓族」,台灣旅韓人數也大幅增加。不論是韓國人的在地生活、韓劇中的喝酒劇情,都可以看出韓國「飲酒文化」的盛行。為了加深飲酒的樂趣,韓國人更發明了各種罰酒遊戲,來活絡聚會氣氛。不過從飲酒的過程中可以觀察到,韓國的「階級意識」普遍根深蒂固於國人的心中,甚至因此引發不少的霸凌事件。此外,201710月從美國影劇界開始的「Me Too反性侵犯、性騷擾運動」也延燒至韓國,更讓許多知名人士,一夕之間跌落谷底,點出韓國對於酒後性侵、性騷擾的問題,可說是司空見慣,外表看似光鮮亮麗的韓國,背後其實有著複雜的文化結構。

韓國飲酒文化源於祛寒之功效 今為抒解壓力與商業應酬

「吃辣、飲酒,是為了達到祛寒的功效。」政治大學韓國語文學系講師朱立熙表示,在傳統時代,韓國人吃辣、飲酒主要與自然條件有關,由於韓國地理位置屬高緯度地區,冬季時天氣嚴寒,蔬菜也無法種植,韓國人會在冬季來臨前,先把辣泡菜醃製好,藉由吃辣、飲酒,來達到驅寒的功效,這點如同蘇聯人好酒,也是地理環境的因素,才慢慢形成飲酒文化。

朱立熙說明,現今韓國飲酒文化盛行,不再單純僅為祛寒功效,而是為了因應充滿高度壓力的社會,抒解一整天上班的疲累與壓力,不少人都會選擇在結束一天的工作後,到酒吧或餐廳喝酒抒壓,對於韓國人來說,可以算是生活日常,是再稀鬆平常不過的事。

世新大學通識中心講師張少文認為,除了抒解壓力以外,韓國人飲酒的另一個目的是為了談生意,商業部門飲酒作樂的機會最多,都是藉由喝酒來談訂單,飲酒活動進而成為商業應酬不可或缺的一種管道,常常在飯局中,飲酒作樂之下,只要對方開心就會答應簽約了,因此對一個企業員工來說,下班後與客戶去餐廳喝酒應酬是常常會發生的事情。

韓國飲酒風氣盛行,從飲酒的過程中可以觀察到,韓國的「階級意識」普遍根深蒂固於國人的心中。圖片來源/kslee@flickr, CC BY 2.0
團隊為首要考量 階級意識成普世價值

韓國人為單一民族,民族主義的意識,傳統以來就深植人心。階級意識的普及是受到舊禮教的約束,朱立熙表示,雖然現今已廢除階級上的制度,但韓國社會中仍無形存在,嚴重的程度僅次於印度的種姓制度。韓國人對外展現相當團結,但從團結的另一面來看就是「排外」,韓國的群體意識非常強烈,如果不跟大家一起,就容易被排斥、孤立,特別從飲酒文化中,就可以看出韓國的群體意識,若不喝酒的人,就無法參與聚會,下一次的聚會也不會再收到通知,就易逐漸被一個群體所排斥。

「韓國人害怕被孤立,所以容易服從!」張少文指出,這點不論是在比賽或是職場都顯而易見,比賽時,教練訓練隊員學會服從,不准有「個人」的英雄主義,凡事以「團隊」為優先;職場裡主管下達命令,員工不遵守就會被邊緣化,在重視團體意識的韓國來說,是非常嚴重的後果,張少文認為,這與先天性的民族性有關,「害怕單打獨鬥,但團體奮戰卻能勢不可擋!」。

「講話是最辛苦的!」張少文認為,韓國人「輩分思想」的觀念在社會中成為普世價值,特別交談時最辛苦,「與陌生人第一次見面,首要打探的就是年齡。」若是長輩要用敬語、平輩用平語、晚輩可用卑下語。萬一用錯就容易引發肢體衝突,張少文舉例,曾有研究生與大學生因為交談間的一句卑語,雙方發生口角衝突甚至動刀,他直言,在韓國連語言都分那麼多層級了,要消除階級意識相當困難,更不用說有許多長輩與晚輩間有許多眉眉角角的飲酒文化。

「甲的橫暴,乙的眼淚」 霸凌事件不勝枚舉

根據韓國青少年暴力防治基金會2013年的資料統計,有超過56%的學生曾因校園霸凌感到非常痛苦,朱立熙舉例,許多大學的迎新活動,都有學長姊灌學弟妹酒的橋段,而「灌酒致死」的案例還不少,階級意識造成的「學長學弟制」更導致校園霸凌的事件層出不窮,這對韓國人來說,簡直習以為常,只要不被霸凌的太嚴重,甚至沒有人會把這當一回事。與台灣高度重視霸凌事件相比,實在難以想像。

「即使年紀只差一個月,依舊存在前輩、後輩關係。」來台就讀大學的韓籍學生김다원(金茶園)表示,韓國的學長學弟制非常嚴重,常有學長姊對看不順眼的學弟妹給予恐嚇或是「下馬威」,在這充滿階級意識的社會風氣下,霸凌行為非常多,金茶園表示,這樣的情況對自己來說,常會造成心理壓力,反而對台灣的校園風氣,「不管年齡長幼,只要個性合得來都能當朋友」,對此她感到不可思議,與在韓國觀念完全不一樣。

「每個成年男性都必須服兵役,但軍中霸凌更加嚴重。」朱立熙舉例,台灣發生洪仲丘事件時,台灣媒體數日大篇幅報導,民眾也走上凱道抗議,軍中人權一夕間在台灣社會引起高度關注。但韓國媒體卻對此事件隻字未提,對韓國人來說,男人在服兵役的過程中意外致死,早已是「家常便飯」,軍中霸凌甚至成為一種「潛規則」,情況相當嚴重,面對一元化的管理,僅有服從命令,若有抗命行為,直接私刑處置,造就有不少成年男性受到霸凌而命喪營區,朱立熙表示,當有致死案例發生時,營區會很草率的進行調查,利用各種理由來搪塞家屬,胡謅死亡原因,不幸的是,「家屬普遍只能默默接受軍方的調查報告。」換言之,韓國人不必赴戰場,但去當兵就再也沒回來的,每年平均有1000人。

霸凌事件在韓國層出不窮。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酒後性騷層出不窮 「Me Too」引起燎原大火

     201710月,美國影劇界開始「Me Too」反性騷擾運動,許多曾被性侵犯、性騷擾的受害者接二連三出現,指控當初伸出「狼爪」的知名人物,連鎖效應在韓國延燒出一片燎原大火,朱立熙回憶曾居住於韓國7年的時間,觀察到許多韓國人雖好酒,但酒品極差,甚至有借酒裝瘋,對他人有性侵犯、性騷擾的行為。

 被視為是韓國政壇明日之星,甚至是總統文在寅唯一接班人的忠清南道知事安熙正被女秘書上電視告發,「8個月內強暴4次」,他當晚立即發表聲明道歉並宣布辭職。數日後,又傳出一位知名演員趙敏基,性侵多名女學生,被清州大學解聘,爾後自殺身亡,再度震撼全韓國,「一夕之間讓知名人士跌落谷底甚至摔死。」

性暴力加害者不予起訴案數量之比較。資料來源/韓國大檢察廳 製圖/武承翰

 根據韓國大檢察廳2015年的報告指出,女性受到性暴力對待,審判後因證據不足,不予起訴加害者的案件有6349件,2010年為3225件,短短5年內成長了2倍之多,然而這僅是官方數字,女性實際遭受到性暴力的人數,多上數10倍都有可能。「性騷擾在韓國社會長年盛行,主因是韓國社會重男輕女。」由於女性地位低,長期形成了「男主外,女主內」的社會文化。儘管這樣的觀念,隨著民主化後自由開放的風氣而有所改變,朱立熙認為,韓國至少需再等一至二個世代,才較有可能完全破除「重男輕女」的觀念,解脫舊禮教的束縛。

 朱立熙認為,近年吹起的「韓流」、看似光鮮亮麗的韓國若沒過去蹂躪人權的悲劇,就不會有今天民主化的喜劇,韓國與台灣社會落差大,對於舊禮教的約束超乎大眾所想像,朱立熙笑稱,恐怕要經過一場「文化大革命」,才能消弭舊禮教的束縛。

(二)菁英主義下的自殺共和國

外表看似光鮮亮麗的韓國,除了從飲酒文化看出其複雜的社會結構,韓國的自殺率也是值得探討的主題。根據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的資料統計,韓國在17個會員國內,已連續蟬聯13年「自殺率之冠」,更被笑稱為「自殺共和國」。究竟是什麼原因讓韓國自殺率高居不下?政府是否有解套措施?一切得從45年前,政府扶植國內大財閥開始說起......

大財閥根深蒂固 組織架構難以翻轉

世新大學通識中心講師張少文表示,民國63年,韓國總統朴正熙宣布首要政策是「先經濟發展,後國家統一」,並頒布了《重化工宣言》,開始大力扶植國內大財閥,時間長達17年,中小企業逐漸萎縮。民國69年,韓國總統全斗煥發現了這個問題,開始對大財閥實施管制政策,同時向台灣學習扶植中小企業,但仍然無法取得平衡。中小企業成為大財閥的下包,商業利潤相當有限,導致「大者恆大,小者恆小」,大財閥依然快速壯大。

直到民國86年,亞洲爆發金融危機,韓國也深受影響,許多昔日稱為「韓國經濟支柱」的大財閥紛紛破產倒閉;民國87年,韓國總統金大中頒布《大規模業務互換》政策,讓大財閥旗下的同行業公司進行合併重組,彼此互換業務,解決重複投資和業務範圍過大的問題,但大財閥在韓國經濟中的地位並無動搖。張少文指出,三星集團的營業額甚至高達韓國總GDP的四分之一,直言「韓國社會就是大欺小、強凌弱、眾暴寡」,難以改變現今的架構。

韓國政府大力扶植財閥,讓現今大欺小的組織架構難以翻轉,世新大學通識中心講師張少文指出,三星集團的營業額甚至高達韓國總GDP的四分之一。圖片來源/維基百科共享資源,作者螺钉
一秒都不能落後! 只為取得「終身保障」

面對大財閥壟斷大多市場的前提,進入大企業上班自然成為了韓國年輕學子的目標。張少文說明,韓國前十大企業給出的薪資條件相當優渥,凡是掛上「SKY」大學(首爾大學、高麗大學、延世大學)的頭銜,只要工作認真、態度積極、不犯錯,基本上都有終身保障,表現傑出甚至可被派遣到海外擔任店長,薪資完全不可同日而語。張少文表示,韓國大財閥彼此形成共識,畫出了一條明確且相當清楚的界限,讓所有的學生爭破頭想要進入SKY大學,「因為大家都想要有一份終身保障」。

進入大企業的前提是進入名校,這讓韓國的補習班蔚為風潮。張少文表示,韓國大多數的父母願意付出大把的金錢,讓孩子接受魔鬼般的訓練,所謂「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目的就是要擠進名校,取得終身保障。但求過心切的狀況,反而導致韓國學子讀書壓力過大,甚至有「四上五下」的規則,即「如果想考上名校,一天只能睡4小時,睡5個小時以上,你就沒希望了」,如此高壓的環境讓不少韓國青少年紛紛走向自殺這條路。

「在韓國,你不補習就是放棄上大學」來台就讀大學的韓籍學生김다원(金茶園)說明,父母為了讓孩子能夠進入名校就讀,從小就開始補習,學習各種才藝,甚至出國學習語言,因為英文只是基本,一定要有第二甚至第三外語能力才夠具有競爭力,在韓國人心中,普遍認為,「進入名校才能找到好工作」,更成為學生心中唯一的目標,對他們來說,「若沒考好大學修學能力測驗,人生就毀了。」

韓國社會高度競爭  「菁英主義」造就自殺共和國

根據OECD民國105年的資料統計,南韓已連續13年自殺率位居首位,每10萬人就有26.5人自殺,平均每天有37人自殺,「甚至每40分鐘就有民眾走向尋死」,讓韓國有「自殺共和國」之稱號。此外,根據韓國青少年政策研究院的調查結果發現,青少年想自殺的原因,有高達三成五是因學業成績不理想。韓國的經濟問題、學業壓力問題,甚至高齡化社會,都是造成自殺率居高不下的主因。

來台就讀大學的韓籍學生김나율(金奈律)表示,韓國的菁英文化,讓學生產生巨大的壓力,「每個人都想要當上第一名,對自我的要求非常高,但對自我的評價卻很低」,因為在競爭激烈的環境中,不斷地要與他人比較。金奈律說明,生活在韓國需要有足夠的抗壓性,在校園中競爭就已經相當激烈,何況是未來踏入職場,直言「放假都沒看到小孩在公園玩耍,都在補習班唸書、寫作業。」

為了擺脫「自殺共和國」的汙名,韓國總理文在寅決定將「降低自殺率」納入國家百大政策,投入近百億韓元預算,預防各地想自殺的人,設立24小時防止自殺諮詢專線、針對全韓國的精神健康福祉中心進行自殺者家屬的定期諮詢聚會,進行心理治療,解決自殺問題,盼在民國111年前,將每10萬人的自殺率下降到20人以下。

大財閥彼此間形成共識,劃出非名校不錄用的清楚界線,國內學生競爭激烈,「因為大家都想要有一份終身保障!」圖片來源/維基百科共享資源,作者Chris 73
大相逕庭的辦公室文化 四緣決定能否成為「自己人」

每個畢業的大學生,都即將要進入職場,但在韓國,職場上要注意的眉眉角角也不少。

「服從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曾赴韓國工作的Erin(化名)表示,韓國辦公室文化與台灣大相逕庭,韓國職場不容下屬質疑高層的決策,只能接受指令,沒有商討的空間。此外,每天上班需要比規定的上班時間更早到,更不能比主管還早下班,下班後也可能被迫與主管聚會應酬;難以推辭的聚餐加上早到晚退的習慣與絕對服從的思考方式,成為韓國另類的職場文化。

張少文表示,要在職場受人照顧,這「四緣」相當重要,分別是血緣、地緣、學緣及師緣。對於韓國財閥體系來說,幾乎都以家族事業走向進行經營,血緣的影響力不可否認;地緣是以地區來照顧後輩,在台灣就比較少見,但對大多數韓國人而言,地緣是一個認定「我們是不是自己人」的標準;在韓國各大企業裡,都會有校友會,甚至會舉辦特定的「學緣」俱樂部,這時候「有沒有拿同一張畢業證書」,就顯得格外重要了;若上下屬為師徒關係,「師緣」的連結能夠讓下屬受到更多的照顧。

大財閥畫下的界線,讓韓國菁英主義的思想根深蒂固,在高度競爭下,無論在校園或是職場,都有因達不到目標,選擇輕生的案例,讓韓國的自殺率居高不下,甚至蟬聯了13年的冠軍,而如何釋放壓力成為值得探討的問題。韓國政府雖做出承諾,將在民國111年降低自殺率,編列上百億預算於防治自殺,不過國民壓力問題仍然難解,在社會菁英風氣根深蒂固的狀態下,如何有效防止國內的高自殺率,將考驗著執政團隊的智慧。

韓國的菁英文化,導致「每個人都想要當上第一名」,對自我的要求非常高,但對自我的評價卻很低,甚至有高達3成5的學生,因學業成績不理想,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圖片來源/維基百科共享資源
Tagged on: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