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碩一甲 高銘佐

「我們要的是勞動力,來的卻是人。」瑞士知名作家馬克斯.弗里施(Max Frisch)曾用這句話描述上個世紀,西歐外籍勞工的現象。鮮明地點出移民接收國對客工的理想期待與實際上必須解決的人性問題。

週末的街頭、車站充斥著陌生的東南亞臉孔,他們是一群撐起台灣底層社會的外籍移民工人,即俗稱的「外勞」。自開放移民工人至今已快30年,人數已在2014年首度超越原住民總人口,在全球流動的脈絡下,漂泊異鄉打拼的他們,其實與海外打工的台勞、抑或是中國的北漂青年並無不同,但我們何時能夠真正用同理來接納這群勇敢懷抱「TAIWAN夢」的移民工人朋友呢?

台灣移工人數約占台灣人口的四十分之一,代表每40個台灣人之中就有1位外籍勞工,移工儼然成為台灣不可忽視的勞動力。

2017年在台外籍移工已達676142

近五年台灣移工成長數
資料來源/中華民國勞動部

2013年至2017年之間,短短五年的時間,移工人數已增加了187,008人。在我們享受開放移工帶來廉價勞動力的同時,我們往往容易忘記他們不只是一份勞動力而是一個「人」,身為一個人所需要的身分、尊重,我們是否給予了。

◎ 護照和居留證莫名其妙被收走。

◎ 在工廠裡,我不再有我的名字,只剩下一組代稱或編號。

◎ 我是穆斯林,但太太卻叫我把餐後剩的豬肉吃完,不吃就罵我浪費食物。

◎ 「為什麼妳要一直包著頭巾?」

這是東南亞移工在台灣時常遭遇的處境,其實移工們依據來自國家不同,大多都有自己的宗教信仰,與台灣傳統信仰佛教、道教,在習俗上是有很大的不同。

沒有這些代表我們身份的證件

我們在台灣怎麼生活

連手機都無法辦

外籍移工都來自哪裡?

在台灣工作的移工,近四成為印尼籍,2017年達258,084人,占總移工數38%,其次是越南、菲律賓及泰國。在探討移工議題時,「外勞引進減少台灣人就業機會」常被提起。不過,其實移工在台多從事 3K行業比較「骯髒、危險、辛苦」的工作與社福體系中 「憂鬱症高危險群」的看護工,這些工作大多數台人從事意願並不高。

代表,若沒有外籍勞工,我們的底層產業與失能者照護人力需求是不足的。這些從異國漂流而來的人們,遍布台灣,深入城鄉,人數以桃園為最,再來是新北市及台中。

你要享受廉價勞動力

勢必就要解決隨之而來的狀況

近五年,男、女移工成長數
近五年,男性移工增加101,205人。資料來源/中華民國勞動部
近五年,女性移工增加85,803人。資料來源/中華民國勞動部
2017年,男、女移工占比

2017年,男性移工達302,168人,女性移工達373,974人。女性移工占總移工數55%。男性移工多半從事漁工、農務、進入工地或工廠,彌補了台灣基層勞力的缺口;將近九成的女性移工則進入醫院或家庭擔任看護或幫傭,肩負起原本應由國家福利承擔的長期家庭照顧工作。

開放引進外勞22年了

我們是否已經準備好

迎接彼此同理、尊重學習的社會

外籍移工從事哪些行業?

2017年,外籍移工從事一般產業(漁工、農務、工地、工廠)達425,985人,從事社福產業(看護工、家庭幫傭)達250,157人。

當25萬名女性外籍移工進入台灣家庭,代替缺席的父母親、兒孫輩照顧幼兒及長者的同時,也代表了25萬個家庭的敘事將被改寫,更反映出台灣面臨少子化及高齡化社會變遷下長期照護政策的無力。

2014年勞動部調查發現,高達68.6%家庭看護例假日沒有放假,推估有4.8萬名家事外勞全年無休。外籍看護與幫傭的基本薪資,在凍漲18年後,去年七月才從15,840元調漲為17,500元,九月又調降回17,000元。

移工的工作權益

未受到中華民國法律保障

2017年,外籍移工產業人數
移工從事一般產業中,製造業達408,571人。
移工從事社福產業中,看護工達248,209人。
TAIWAN:移工眼中的「危險之島」

TAIWAN一詞,是移工們想像中淘金的天堂。他們不是台灣人,卻是台灣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們從事著我們眼中所謂的「基層工作」,鋼鐵業、機械業、營造業建設業、自動機具業,以及家中長輩的生活起居。

日本政府於1981年開放外籍勞工,稱為「研修生」或「實習生」。然而,不管是台灣之「外籍勞工」還是日本的「實習生」,皆是移工。據台灣與日本官方統計,近6年,台灣移工死亡人數共880人,而日本移工死亡人數則是164人,台灣移工死亡人數是日本5.37倍。

資料來源/中華民國勞動部、日本國際研修協力機構

台灣高職災死亡率背後

其實是一群外籍移工的生命

Tagged on: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