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BS新聞部副總詹怡宜定義時代 分享成為光陰紀錄者的歷程

記者 陳安婷/採訪報導

TVBS新聞部副總經理詹怡宜受邀至新聞系周會,以「我是一個光陰紀錄者」為主題,分享從業30年的經驗。攝影/張佳倪

「做記者是一件很棒的事!」透過與台下同學的問答互動,開啟今(2022)年11月30日新聞系周會演講的序幕,她是現任TVBS新聞部副總經理、《一步一腳印 發現新台灣》的主持人詹怡宜,以「我是一個光陰紀錄者」為主題向學生們分享,自身投入新聞業界多年的經驗與作品,並且不忘建議同學們思考以及銘記成為記者的初衷。

詹怡宜精彩的演講,引起台下學生熱烈迴響,積極舉手發言。攝影/張佳倪

回憶起大學時期,詹怡宜並不清楚自己是否要成為記者,當時的她原以為未來會往學術方面深耕,但始料未及的是,她在中國時報國際組擔任編譯的經驗,深深影響日後的決定。

她印象最深刻的是「六四天安門事件」,她將訊息整理輸出完畢,再將新聞傳遞給觀眾,參與歷史的感受油然而生,觀眾也透過她的提筆與紀錄認識世界與社會的轉變。

在國外讀書與摸索自我的過程中,詹怡宜有了新的體悟,她意識到,若她成為學者,所寫的學術文獻將被保存於圖書館,但在報社發表文章不一樣,對象是觀眾,兩者大為不同,那份被陌生人看見自己作品所留下的感動,讓她決定成為一名記者,於是她就此踏入新聞界,一走就是30年。

詹怡宜提到,原先她在平面媒體任職過一年,由平面新聞轉為電視新聞的契機是,她想學一門新的技術,文字與影像皆是表達的方式,但是當時的她,對於影像與電視不熟悉,她心想,有機會就嘗試吧!

抱著這樣的心態,她成為TVBS第一位記者,年輕時的她對社會充滿憧憬,但進入電視台後,才發現現實不如想像中美好,她表示,平面與電視新聞不同,電視新聞記者要與他人合作完成作品,在這之中的摩擦、意見分歧,很難消弭。

詹怡宜分享從事新聞工作30年的經歷。攝影/張佳倪

儘管不如自己原先所預想,詹怡宜仍享受記者的生活,她認為,記者這份工作對社會有所助益,使得這份工作更有價值感,加上自己認識許多曾經擔任過記者的朋友,他們一輩子珍惜當記者的時光,也感謝記者時期培養的寫作能力,讓他們一輩子受用無窮。

談及多年來從事的新聞工作,詹怡宜最喜歡的題材不是圍繞著光鮮亮麗的政商名流,而是在各個世界角落裡默默耕耘的小人物。她分享,在2012年時,她前往嘉義縣東石鄉聖心教養院,採訪一位來自菲律賓、身材嬌小的滿修女,在一整天跟隨滿修女的採訪後,滿修女對身心障礙者發自內心的愛,使她深深動容。

「我們都知道要愛(身心障礙者),若不是真的親自走進去房間裡 我不會發現原來這麼難愛」,她認為,喊口號人人都會說,但是身體力行卻很困難,卻在這名非本國籍的女性中看見她對身心障礙者的愛,小小的身軀,卻蘊含著強大的力量,那種愛只有身歷其境,才會知曉。

事隔十年,詹怡宜與滿修女再度相逢,滿修女向她表示,因為她的報導,讓更多人知道滿修女的存在,也讓她獲獎無數。詹怡宜滿意地說,「我為這個社會留下一個故事,一個關於滿修女的故事。」她也分享許多她所報導的小人物故事,提醒台下的同學們,應該反思自己想呈現、留存何種故事給予觀眾。

「我們是定義這個時代的人」,詹怡宜的話語鏗鏘有力、擲地有聲,她勉勵台下的同學,何其有幸生在這個時代,儘管時代變動、世代落差,但那份所想呈現的情感是一致的,她也希望,台下同學可以利用所學及能力去傳遞逆境中的故事,成為一名光陰的紀錄者。

演講尾聲,台下學生認真提問。攝影/張佳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