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學年度第1學期研究生-與文化有約專題報導

當歷史古蹟遇上經濟發展:台灣文資保存運動變遷

文:王穎

日據時期興建、具有百年歷史的新莊郡役所,因為「捷運新莊站周邊地區都市更新案」被拆毀,歷史古蹟武德殿也因此被拆除並異地重建。城市與鄉村需要發展經濟活動才得以生存,但在發展中歷史文化資產卻屢次遭受破壞,那城鄉如何既能得到發展,也能夠將文化資產保存下來呢?

10月20日世新大學新聞系邀請國立雲林科技大學王新衡副教授為同學們講解「台灣在文化資產保存運動上的變遷」。

(左三 為國立雲林科技大學王新衡副教授)

不少古蹟遇到都市計畫更新時會面臨損毀甚至被拆除的困境,不同時期的文化資產保存方向和方法,也會因當時主政者的政策或社會主流價值的不同而有所變化,例如不少文化資產的修復經常會與現行法律產生衝突而無法完整保存。

台灣在日治時期就有文化資產保存相關活動和法規,《史蹟名勝天然紀念物保存法》是日本政府於1919年4月10日公佈制定的中央法規,明定保存與修復包含了歷史建築、歷史遺蹟、舊址、紀念碑、古城址,並涵蓋稀有的自然物種等。比如:因戰爭與自然災害的解體以及修復的台南孔子廟、台南市安平熱蘭遮城(安平古堡)遺跡的測繪與整修以及基隆市北荷蘭城的考古挖掘等。

(日治時期台灣地區明信片台南孔廟(資料來源:國家圖書館 臺灣記憶 https://tm.ncl.edu.tw/))

台灣從日本殖民回到國民黨手中之後,在文化資產方面進入到後殖民時代,當時政府並不願意保存所謂的文物資產,反而是清除台灣日據表現日本帝國主義優越感的殖民統治紀念遺跡。比如:拆除日本神社、拆除工程紀念碑、拆除或改裝日式裝飾構造物、更改日本年號等。

(台灣神宮拆除前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台灣神宮拆除後改建成圓山大飯店  圖片來源:臺北旅遊網)

戰後時期的60年代前期,當時的民眾與政府雖缺乏足夠的文化資產保存意識,但因台糖、台鐵、台電掌握了部分的日系企業的土地,將廠房或宿舍留下繼續使用,這些日式建築因而得以保存下來。

(台糖六腳鄉蒜頭糖廠內的日式木造宿舍區 圖片來源:好房網News)

1960年代中期,台灣經濟逐漸穩定成長,文化資產保存意識啟蒙。當時中國文化大革命爆發,台灣開始積極推動中華文化復興運動及修正古物保存法,以維護中華文化的正統傳承。這個時期宮殿式現代建築興起,比如:國父紀念館、中正紀念堂、兩廳院、故宮博物院、以及台北車站等,都是代表作。

(古典與現代結合的建築 國父紀念館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1970到1980年代期間鄉土文化興起,不少有志之士在戒嚴管制中以保存鄉土文化為由,投入文化資產保存社會運動,以台北市林安泰古厝保存為例。林安泰古厝是位於台北市中山區濱江公園的四合院,原本是在乾隆年間建立的明清閩南典型的「安溪厝」四合院建築,1978年因敦化南路拓寬而面臨拆除,但在鄉土文化保存運動中得以保留下來,遷移重建,1984年遷建後作民俗文物館的使用。

(拆除前的林安泰古厝 來源:鄭定邦編,1978 《臺灣傳統民居建築》,臺北:臺北市建築師公會,頁2。)

(拆遷重建的林安泰古厝 圖片來源:林安泰古厝民俗文物館官方網站)

 

到1990年代,社區總體營造工作在各地展開,而後又遭逢九二一大地震,許多古蹟建築在地震中遭受毀損,因而逐漸形成民間與地方自主性的文化資產保護觀念,不但推動保存社區文化性資產上不遺餘力,也進一步要求古蹟保存運動進一步結合民眾參與,期望與草根社會產生更緊密連結。

進入21世紀,台灣在文資保護上主要是對文化資產保存法展開全面性及結構性的修法。2005年11月1日開始實施的新版文資法,無論在內容規劃、內容涵蓋面、權責單位、文化資產保護網的建立、保存方式的改變、加強與都市計畫及土地等相關法令的連結等方面,與舊法有相當大的差異。例如在內容涵蓋面上,在文化資產的內容增加保存技術、保存者之資料建檔,以及增加文化景觀、增加古物項之圖書文獻等;另外新法也將遺址、聚落及文化景觀單獨列名,使得台灣的文化資產保存朝向大型化、以及有形及無形文化資產統合保存的方向邁進。

2010年以後,日治時期的文化資產與產業遺產保留成為主流。2012年8月,聯合國推動世界文化遺產組織之一的文化遺產檔案國際科學委員會(簡稱CIPA)首度來台舉行年會,會中發表「台北宣言」,明確指出亞洲地區工業發展史與西方不同,尤其在殖民主義與近代工業化的脈絡下,文化遺產已經成為區域歷史、社會變遷、居民生活的記憶的一部分。所以為了都市的快速發展,古蹟不應該被強行拆除,而是將保留並進行改造再利用。將古蹟再利用規劃與經營的例子例如,大稻埕葉宅,它是台灣首幢融合歷史建物與創新現代建築的商業辦公大樓。

(大稻埕葉宅翻新前 圖片來源:國家文化記憶庫)

(大稻埕葉宅翻新後 圖片來自於:國家文化記憶庫)

台灣不但歷經日本政府殖民半個世紀,又經歷戰後國民政府對民生經濟的大力追求,歷史建築與文物資產經常在社會發展過程中遭受播壞或犧牲。從1960年代開始,時代變遷及國際社會主流價值觀轉變,政府在文化資產保存上也跟著不斷調整政策與法規。社會還在繼續發展,歷史的腳步不會止步於此,我們期待未來台灣政府對文化資產保存上能有更多元的宣揚與更完善的推廣,讓後代子孫能一同見證歷史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