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傳機器」導致假訊息散布 政大教授鄭宇君:「建立以信任為前提的社交平台」

記者 施雁珊/採訪報導

世新大學舍我紀念館邀請國立政治大學傳播學院副教授鄭宇君作為導讀者,於5月27日透過線上演講的方式,與新聞學系課程「媒體批判」授課教師黃順星共同討論書籍《宣傳機器》分享自身觀點。

▲國立政治大學傳播學院副教授鄭宇君導讀《宣傳機器》,分享書中核心理念與有趣篇章。圖片來源/線上演講截圖

鄭宇君擁有社交媒體相關研究經驗,在多年的研究過程中她發現假訊息伴隨著當今傳播媒體的發展與重要性,她說:「2018年前我們對社交媒體、對於人類社會發展保持正面的想像,它能促進社會抗爭及社會運動凝聚集體力量,不過水能載舟亦能覆舟,近年來社交媒體延伸出許多負面的問題,成為我們未來需面對的新課題。」

「宣傳機器」指社群媒體創造出來的即時通訊生態系統,即時的資訊使得大眾媒體或新聞媒體來不及重新產製或再製,資訊病毒式的擴散到各大平台,假新聞、假訊息散布的速度遠超乎你我的想像。

書中主要提到社交媒體做為訊息放大器對於當代社會的影響,並分析每天使用的社交媒體為何會有假訊息、政治極化、隱私外洩、商業行銷的價值的現象。

▲《宣傳機器》作者為Sinan Aral,宣傳機器定義社群媒體創造出來的即時通訊生態系統。圖片來源/線上演講截圖

交友關係的改變是影響社群生態的因素之一,人們的社交能力範圍打破了鄧巴數字150人的交友限制,經由共同朋友介紹的比例隨著時間逐漸下降,經由演算法推薦的好友變多,形成群聚性與同質性的社交網絡,人們的行為因為宣傳機器越來越容易受到朋友的影響,開始走向超社交化(hypersocialized)。

超社交化(hypersocialized)指人們依附偏好喜歡與受歡迎的人連結,人們的行為因為這部宣傳機器而越來越容易受到朋友的影響,開始走向蜂巢思維的先驅。鄭宇君表示,演算法如果運用適宜,能增進集體智慧,也就是快速的用聰明方法將群眾的意見聚集,不過一旦那些演算法將群眾的集體缺點加入群眾行為之中,就可能造成預測能力失效,群眾的集體判斷也會偏離軌道。

書中列舉的其中一個例子為「臉書上的反疫苗王」,Larry Cook的「停止強制接種疫苗」組織是一個營利機構,透過社群媒體上的反疫苗假新聞賺錢,利用亞馬遜上的反疫苗書籍銷售獲取介紹費,YouTube的推薦演算法把閱覽者「從以事實為基礎的醫學訊息,推向反疫苗的錯誤訊息」。

臉書廣告活動則鎖定華盛頓州二十五歲以上的婦女,那是一個擁有可能需要接種疫苗小孩的群體,這部宣傳機器網路高度集中在看法和信仰相似的人所組成的緊密連結群體周圍。

▲宣傳迴路圖將人類的行為與機器的智慧視為相互影響的概念。圖片來源/線上演講截圖

當假新聞不斷出現在人們周遭,人們可能就會相信產生虛幻真相的效應;因為人們傾向相信他們已經在想的事,這就是「確認偏誤」,當我們聽到某件事情越多次,而且這件事變得更與我們的認知一致時,我們就越可能相信,這些都是假訊息對人們產生的影響。

但人們何時該遵從宣傳機器的建議,何時又該拒絕呢?作者於書中提及,人們可以透過判斷該事件的可預測性,評估機器的建議會比自身想出的建議好多少,例如:「現在天氣如何?」、「附近的熱門餐廳有哪些?」這些事件透過機器的篩選分析可信度自然較高。

此外就是判斷該事件的重要性,例如:「我該選什麼科系?」不過作者也說機器只是協助人們在大量的資訊中去做判斷,不應該過度仰賴網路大數據。鄭宇君認為,宣傳機器並不都是產生負面的影響,它也有帶來正面的效益,她說:「你可以知道外面的人在思考什麼,你知道有哪些值得關注的議題,集體智慧是一個正面的效果」,在網絡世代集體智慧能促進線上互動以及使用者之間的知識傳播。

而當今我們想要獲得訊息或表達公共意見,不可避免的需要透過網絡這個平台,否則你無法跟他人與世界交往,作者提出應朝向如何去想像一個更好的宣傳機器的理念,同時也是鄭宇君關心的議題,她說:「宣傳機器若能將我們連結到最有價值的新想法和人,教導我們新東西、為我們提供最多的社交支持、糾正我們的錯誤、把我們從壞習慣拯救出來」,並建立一個以信任真相為前提的社交平台。

黃順星也在最後分享自己在閱讀完《宣傳機器》後的心得,其中令他印象深刻的是交友網站的問題,只要在交友網站上設定條件,網站便會透過演算法與大量的資料自動配對相應條件的對象,他笑說以前相信這是難得的緣分,對象是萬中選一的白馬王子或白雪公主。

不過書中提及的觀點打破他對以前的想像,他認為社交網站可能會為了刺激使用著,所以提供高契合度的資訊,這一切都是被社交媒體操縱。鄭宇君表示如今交友軟體資料數多可以設定更多條件,擴展人們的網絡與社交圈,不過真實的互動相對來說更加重要。

透過此次的線上導讀演講,演算法投其所好的傳遞資訊,大眾應該學習辨別真實的資訊,選擇「宣傳機器」帶來的正面效益,本場活動也讓在場師生互相交流討論,獲益良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