藉自身力量促社會進步 系友許詩愷暢談記者魅力

記者 邱語萱/採訪報導

 現任聯合報系願景工程記者的許詩愷,大四時採訪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以下簡稱公庫)庫長管中祥之後,感於自己對為社會貢獻一份心力、為社會弱勢發聲有濃厚興趣,便決定進入公庫實習,從此開啟他的記者生涯,至今已有六年的時間,並於去年(2021)以專題報導《疫情下的孤獨死》榮獲第二十屆卓越新聞獎——特寫新聞獎的殊榮。

2019年許詩愷拍攝長榮空服員罷工遊行。照片提供/許詩愷

 「原來這世界上有這麼多我不了解的東西」,許詩愷在高中時受到玫瑰少年葉永鋕紀錄片的影響,因此決定進入世新大學新聞系以培養他觀察事情的角度、有更多的經驗及技巧認識這個世界,從此踏上社會觀察的路途。

提及大學時期影響最深的事,就是新聞系老師余陽洲時常在上課時鼓勵同學發表自身看法,並試著與同學辯論,藉此訓練學生邏輯思辨及多方思考的能力,而非人云亦云,也因此讓許詩愷理解「新聞這件事是不斷在變動,且一直在跟不同的價值觀做衝突的」。

許詩愷表示,儘管新聞系訓練採訪與寫作,但當時自己的文筆及社會觀察力仍有待進步,大四的他心想新聞系還能怎麼發揮,便一股腦決定拉著同學一起籌辦畢展。但當時的他空有熱血與理想,無論是溝通橋梁、進度追蹤、預算控管等皆未做好,時常造成系辦的困擾,因此他特別想感謝當時的系秘書嘉慧姐,每每都能理解學生的理念,並願意給予他們最大的協助,是大學最後一年影響他最深刻的老師。

儘管世界改變很慢 仍要為社會弱勢發聲

在許詩愷大學畢業之際,適逢太陽花學運、同志平權、環保抗爭等的社會運動都在那時舉行,在許多改革議題都積極被提出的社會氛圍下,讓他心中產生抱負,心想自己還能為社會做些什麼,便希望藉由報導他人故事改變世界。

2015年,蘇迪勒颱風過後,許詩愷採訪遭新店溪暴漲淹沒的阿美族溪州部落。照片提供/許詩愷

  「轉螺絲不是要轉很多圈嗎,如果要轉一公分,每個記者轉螺絲釘轉0.1(毫米)的話,那十個記者就轉一公分了。」儘管深知理想與現實之間存有很大差異,透過報導能改變的事情有限,許詩愷認知到雖然一個人可以完成的事情雖很少且速度很慢,但若每個人都抱有這樣的信念,世界就有可能被改變。

前陣子製作全台公路正義的相關報導,也找學者提出改善全台高危險死亡路口路段的安全的方法,最後也讓行政院跟交通部答應會進行檢討,儘管不確定政府何時會改善,但許詩愷提出了社會的隱性問題,以能力所及的方式促進社會改變,這就是記者之於他最大的魅力。

貫徹記者的使命感 《疫情下的孤獨死》獲卓越新聞獎

西元2021年七月,全台的新冠疫情確診數居高不下,許多人因而離世。在三級警戒的情況下,家屬因為有接觸史要進行隔離,而不能見到親人最後一面的人不在少數。由於當時有許多呈現醫護、警察疫情下心聲的報導,發掘確診者家屬的故事較鮮為人知,許詩愷說當時有空閒做此專題且剛好認識核心的受訪人物,誤打誤撞之下才得以完成《疫情下的孤獨死》。

許詩愷將得獎的功勞歸功於受訪者,殯葬業者及死者家屬自身經歷痛苦及難過,卻願意透過訪問回憶自己的痛處,讓許詩愷領略到人性之美。受訪者在隔離結束後補辦母親的法會,她也告訴許詩愷,希望她的故事可以被大家看見,鼓勵其他有相同遭遇的受害者。

儘管許詩愷認為在面對這類議題的時候,有比剛入行時麻木,但看到這些情況還是多少有感觸,「雖然我對這世界的幫助不那麼高,但看到這些故事就會有種使命感,讓他們想說的話可以讓大家看見,讓更多人去理解說原來這世界上有這麼多不一樣的面貌」。

2018年立法院進行《勞動基準法》修法,勞工團體突襲抗議,許詩愷於封鎖線外用電腦發稿。照片提供/許詩愷

 在現今這個世代,許詩愷也鼓勵同學多了解不同媒體間的特性,多看一些信任的媒體所做的報導,學習如何運用文字、攝影該怎麼呈現、視覺設計要怎麼做會比較順暢等技巧。他也鼓勵對新聞業有興趣的同學「多讀書,但不要讀死書。」趁就學期間多參加一些自己有興趣的講座,充實自我,了解該領域知識後,再活用它。

儘管記者一職相較其他行業較無明確的工作時間,但許詩愷仍喜歡藉由記者工作接觸許多不同故事的人,並透過報導把各式各樣的故事串聯在一起,讓更多人去看見他們。許詩愷期許自己未來能持續讓自己文筆、調查的技巧更加純熟,並加深對專業領域的知識,才能做出更多更有影響力的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