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新聞領域中必須的自主學習

文/劉德懋

面對新聞場域中社群媒體及電腦等新傳播科技所產生的快速變化,業界對於記者所要具備的技能有越來越多甚至有時會略顯不合理的要求,而作為培養進入該場域專業人才的新聞等傳播科系的教育模式也不斷地再改變,唯一不變的是人們總是可以將其教育內容區分為理論與實務。然而,觀察媒體現況可以得知除了新聞教育之外,新聞科系學生或新聞從業人員的自主學習在其各項表現上占有足以匹敵新聞教育的重要性。換言之,未來將要進入媒體或相關領域的人們在追求良好表現時,必須要以高度的自制力為前提才能面對多變而複雜的媒體環境。

一、因應環境而生的新聞教育模式與迷思

現在的媒體可能要求記者做的事情幾乎就是要他們成為全能的存在,採訪寫稿、攝影剪片、製圖發文、簡易大數據、外語能力、人脈手腕等等皆是缺一不可,而能否適應這樣的環境將使人們產生博學全才與博而不精的兩種區別。如此一來,新聞教育的目的便是要讓學生和業界接軌並減緩學用落差,因此媒體有越多的要求它所提供的教育面向就會越多。從新聞學系大學四年的課程可以看出新聞教育在使學生能面對環境的這個層面上下了不少工夫,它基本上包含了整個訊息產製流程的傳播理論與技巧實踐,也就是素材的取得、新聞編寫與守門、閱聽人接受與其後續效果,不過它的多面性也正好是需要注意的地方。

平均分配大學四年有限的時間給每一項技能與每個理論學科後,各個技能大約會有2學分的比重,部分理論科目會有4學分,然而這些時間其實並不足以精通任何內容,更不足以讓老師完整帶走過所有學生應該知道的概念。要理解這種現狀必須先破解「學習」這件事的迷思,或者說必須將過去在義務教育中所建構出來的學習概念提升到大學層次。在義務教育的模式下,學校必定會為學生安排考試,而學生只要確保考試的分數在水準之上以及熟悉考試範圍的內容,未來對付考試必定沒有問題,即專注於課內學習就可以了;大學教育則是另外一回事,事實表明就算通達所有老師所教的內容而在校成績優異,要生存在競爭的社會仍不足夠,畢竟出了社會後就沒有大考中心來限制考試範圍了。所以,大學的學習必須是高度自律的,若受在校成績好而蒙蔽,在社會上很有可能承受不小的落差。

既然在大學的學習必須依賴自律而更加深入成了普遍的通則,新聞學系的學習就更是如此,因為任何一所學校新聞學系的課程除了上述大學教育普遍的狀況外,還有來自結構性問題的無可必免的限制,使得它的學科多而短小。學校的責任在於引導學生的方向,告訴學生有哪些能力是必要的,它並不是工廠裝配線,因此從學校畢業的學生在沒有其他外力的情況下,不可能如同工業製品一樣是場域中立即可用的存在,更不可能由生產地無縫接軌到他們派上用場的地方。倘若要成為社會上相對領先的一群人,針對新聞教育給自己引導的方向加以頻繁的深入才是方法。

二、在教育啟發的基礎上自主學習

進入新聞學系的學生很快就可以明白新聞場域需要什麼能力,而知道的當下就是動身的時候。直接就四年的課程來論,新聞採寫是一項核心能力,除了因應課內考核所需之外,也應該試著投書以形成對時事的批判性思維、讀報紙或讀普立茲新聞獎等得獎新聞以建構一套寫作的架構;影像處理是更偏向實務面的能力,就算對它沒興趣也要熟悉Adobe幾大重要軟體的操作。至於理論科目就單純許多,但卻更應該重視,而其中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傳播理論與新聞學,前者範圍龐大且參考書既多且厚,老師或許只能取出經典理論的精粹來講述,但學生應該要將整本參考書讀完;後者則是因理論取長於社會學、心理學等領域而參考書籍繁雜,甚至因時代和地區的差異而有不同的理論盛行,因此可以多讀個一兩本。

總得來說,在新聞學系的學習若不是如此,或許就不算是善用教育給自己的啟發,因為這個領域的學習是沒有盡頭的,而老師不可能總是引導著學生的學習,是故將自主學習建立在教育給自己的基礎上自然就是必須有的思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