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現實與理想的平衡 詹慈恩活出內在的自己

記者 李淑惟/採訪報導

「渴望活出從內而外的通透狀態,身體是外在,靈魂是內在,兩者需要合一、平衡。」

溫和的hater

畢業出社會後詹慈恩致力於文字創作及廢棄物與植物裝置創作。近幾年,透過寫作梳理自身生命經歷到一個段落後,她也嘗試藉由創作與社會連結,透過創作者能獲得的資源,讓社會中需要被看見的不公不義有機會呈現在大眾眼前。

詹慈恩與從事聲音設計的夥伴陳書煌,在2019年於新竹鐵道藝術村短期駐村,發表第一件與社會議題相關的作品——《水川田 The River From Above Feed The Land》,以新竹水污染、土地徵收、礦場現況為題材,運用議題現場的廢棄物與聲音素材佈置成一個空間,再搭配文字去讓大家了解、正視種種正在發生,卻不容易被看見的議題。在大部分人看似溫和、好相處的她,內在隱藏著衝動、憤世嫉俗的那一面。

《水川田The River From Above Feed The Land》部分作品畫面  照片提供/詹慈恩

現實和理想也能同時進行

當問到曾做過的工作時,詹慈恩笑了笑說,「我做過的工作滿雜的。」

每天按時上下班、日復一日的正職工作,對詹慈恩來說像是被困住一般,她對於這無止境的生活感到害怕,所以一直都是處於打工兼職的狀態。

詹慈恩將工作分成兩部分,一部分是自己真正喜歡、符合興趣的工作,像是不定期的接一些辦活動的案子,例如,她參與《太初有舞》策展團隊,曾舉辦《是岸.遊電音》的活動,因爲喜歡音樂,便和其他夥伴一起創造出能彼此交流、享受音樂的空間。

除此之外,詹慈恩以《野穢》為名,進行自己的觀察實驗,透過採集乾燥植物、廢棄物,做一些裝置類的物件,藉此反映她所觀察到,卻相對較難用文字述說的「人性現象」。她也在2021年三月獨立出版了第一本文字作品集《Re:是混合的05:11(六小時前)》。從事自己喜歡的工作,才能讓她有種真正由內而外活出來的感覺。

不過,這種建立在自己喜歡、興趣上的工作,並沒有辦法為詹慈恩賺取足夠的錢維持生計,所以她也會另外找其他工作增加收入,例如她曾做過花藝工作室的助理、餐廳內外場人員、精品專櫃店員、大賣場推銷員、發傳單、安親班改作文的老師,及人體模特兒等工作維持生計。

詹慈恩每天利用五六個小時賺取打工兼職的時薪,另一半時間去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從中取得理想與現實的平衡。

詹慈恩說,「如果我去選一份只是為我帶來經濟穩定的正職工作,就沒有空間去做我想做的事、說我想說的話,每次只要處在正職狀態一段時間,就會讓我不自覺感到困惑——那為什麼我要活在這個世界上?雖然這個困惑聽起來滿中二的,但就是會冒出來。」

在詹慈恩心中,一直有個想說些什麼、想要表達些什麼的渴望。對她來說,文字作品集的出版,代表她把「自己的事」說完了,在下一個階段,她想更把重心放在與社會的連結上,將那份「表達」的渴望,透過創作裝置,結合她關心的議題,將相對複雜、資訊量龐大的議題內容,轉而用一個比較軟、好消化的形式呈現給大家,滿懷熱情去為這個社會中需要被關注的事說一些話、付出一點行動。

面對困難的挑戰 你會發現自己潛力無窮

「在做你喜歡的工作過程中,會很自然地想要面對一些平常會想逃避掉的挑戰,當你坦然接受這些挑戰後會發現,其實真的沒有什麼事情是人沒有辦法去克服、去學會的。」

2020年十月與今年四月,詹慈恩參與的《太初有舞》做了兩場團隊從未接過的商業活動,她需要挑起行銷、算帳、現場執行和聯絡廠商、KOL的工作,以往都是負責寫文案、訪問表演者的她坦言,面對這些不擅長的工作她過去往往會逃避面對、交給擅長的夥伴去執行。

然而,因為目前有空參與的夥伴比較少,所以她必然得去承接這個挑戰。在和夥伴每天討論、學習下,她意外順利的完成這些工作,覺得驚奇也感恩,自己居然真的做到了,因此更加堅信——「只要你想,沒有什麼事情是完成不了的。」

自由工作者路上的泥坑與陽光

不管是寫作、裝置創作或辦活動,詹慈恩付出許多心力去完成自己想做的事,而這些付出也化成養份,幫助他內在的成長,但在現實層面、經濟的部分,卻沒有辦法直接幫助到她。

沒有固定工作的她,缺少許多社會化的歷練,當試著再去職場找一份工作時,會面臨到老闆對自己是否能勝任某些工作的疑惑。遇到這些瓶頸,詹慈恩開始思考著要怎著去整合目前的人生歷練和社會化的能力。她慢慢磨掉那個比較血氣方剛、驕傲的一面,讓自己努力去平衡、接觸所謂的職場。

「雖然一路飄飄蕩蕩的不是很穩定,但我在其中最大的收穫,是人與人之間的友誼。」詹慈恩說,因為辦活動的關係,在合作過程中會發現夥伴們在性格上有許多相似的地方,大家的關係也越來越親近。

這些朋友有在地球公民基金會工作,有在上海做藝術策劃、藝術行銷,有在夜市賣小吃、有的從事塑膠DIY永續再生的推廣。儘管大家來自四面八方,在為不同的事情所努力,但只要有辦活動的機會,大家就還是會回來一起參與舉辦,也在比較少見面的日常生活中,在精神上相互扶持。

˙2017於台中little play小劇場:野穢|城間野行工作坊:採集歷程分享/手作體驗 照片提供/詹慈恩

低潮中找尋自己存在的意義

對詹慈恩來說,低潮代表著某種焦慮,通常遇到低潮時她會花一些時間禪修、做瑜伽,試著重新貼近自己的心。詹慈恩表示,禪修和瑜珈的核心價值都是在教導人們「恢復對自身的愛與信任」和「覺察」,。當她重新練習傾聽內在的聲音,就會再次明白,唯一需要做的就是讓自己活在當下、做好這個時刻該做的事,不要去想太多其他身外的事情,那條迷失的路自然而然會慢慢地浮出來。

詹慈恩說:「我對活著的信念是,渴望由內而外活出一個通透的狀態,透過不斷的探索、學習提升,讓外在的身體與內在的心靈合一。」

讀新聞系帶來的影響

讀新聞系幫助她整合自己較衝的個性,去明白為何而衝,為何而站出來。曾在一份打工中,老闆用各種奇奇怪怪的補助方式,比如額外工作獎金補貼、飲食補貼,來逃避幫員工保勞健保,她打去勞工局了解相關細節後,將勞工的基本權益寫在店裡的交接本上,老闆知道後很生氣,認為她帶頭煽動員工們,但她覺得,「幫員工保勞健保」本來就是老闆需要履行的基本義務。然而她也承認,當初的處理方法太衝,直接跟老闆槓起來,就也會失去讓老闆瞭解「為什麼我那麼在意這件事」的機會。

因為讀了新聞系,也在求學過程中因緣際會參與一些社運工作,讓她在耳濡目染之下,越來越想要去把那個大家都在隱忍,或是大家都在妥協的東西說出來,戳破那個好像沒事的東西、爭取該有的權益。儘管挺身而出帶給我們的,不見得都是好的影響,但她覺得與其要強迫自己忍耐,不如就把事情攤開講出來,只是,也要不斷學習有效的溝通方式,如何不卑不亢、如何不帶攻擊性,但站得住理。

想對學弟妹說

「鼓勵大家透過靜心、打坐、瑜珈等方式,幫助自己越來越有意識、往內看到自身的靈魂,那個靈魂非常美、富有滿滿的創造力。我相信每個靈魂都是豐盛且不可度量的,不要小看自己、不要害怕去嘗試,或覺得「不可能」,當在地球上的每個人都努力去真正認識、面對自己、活出自己,就越來越能彼此幫助、流動,產生影響力,讓環境與你我變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