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新聞科系出身之記者於處理專業領域新聞時的應對

文/劉德懋

在新聞涉及的面向越來越廣且不乏專業領域的內容處理時,新聞科系學生可能會產生非新聞專科學生會否比自己更能有效處理某些新聞的疑慮。面對科技、衛生、政治等議題,相關科系的學生必定可以將之更完整正確地解釋和分析,若是他們來當記者,甚至專門跑這些路線,新聞學系出身的人們好似沒有立足之地了。然而基於新聞依賴消息來源的本質和必須易於理解的要求,經過新聞學系訓練的新聞從業人員在處理內容時的表現不一定會落於上述科系之後。

一、新聞要以閱聽人的理解為考量

理想情況下,新聞的目的是要讓閱聽人可以接受到能理解的內容,代替沒辦法看到第一手資訊的閱聽眾將資訊盡可能貼近原樣的放到他們眼前,又在不偏離原意的前提下加入解釋,令他們可以更容易明白事件的始末,甚至是促進思考。因此,新聞首先要面對的是理解層面的問題,要使新聞內容本身不艱澀難懂則要以閱聽人的理解為考量,不能以自身能否理解為判準,使內容簡單化和白話化就成了必要,同時也需維繫其脈絡而不斷章取義。

深入而言,若新聞是以閱聽人的感受為第一優先,處理專業領域新聞時,記者本身是否為那些領域的專業就是次要考量了,新聞專業才是關鍵因素。確實,由其他專業領域出身的人做為記者在遇到相關內容時定是相當自在,但是這種自在可能只限於他們自身,因為閱聽人並沒有受過他們受過的訓練,同樣的內容在記者與閱聽人看來必然存在認知落差。

也就是說,記者用其標準寫出自己覺得通順可理解的內容,閱聽人有很大機會看不懂,這在重視受播者是否理解的傳播場域而言,就是效率最差的無效傳播,進而可以說,其專業在這種環境下不見得可以完全發揮,因於要讓其他人看得懂的原則,他們所了解的許多艱深的概念並不能施展出來。

從傳播效率的角度來看,新聞科系對專業領域的內容掌握的確是不及其他專業科系,但是將一切付諸於實際之後,差距事實上並不會大到人們想像中的程度。

以要讓閱聽人理解為要求的專業領域新聞,新聞科系出身的記者在投入一些時間進行研究之後,大多可以應付其內容,更可以基於其所受新聞訓練在新聞的可讀性上多有著墨。任何的專業領域新聞都會與其它社會層面有關聯,因此過度鑽研專業內容是不適當的,此處講究的反而是編輯與整合的能力。

以先前醫材價格上限的爭議為例,討論醫材進口或國產,健保給付或不給付的類型之間的性價比與差距固然重要,但不得過於深入使其成為難懂又左右民眾選擇的新聞,正確的做法是要白話地引導人們看到事情對社會以及自己權利造成的影響,和現有與未來可能出現的解方,甚至解讀法條中的疑慮等等。將新聞從多面向來呈現並調配各面向內容的占比,提升內容對閱聽人的實用性而非流於論述,即必須仰賴新聞素養,而這裡就是新聞科系的優勢。

二、新聞必須中立以對閱聽人負責

新聞必須有多方消息來源以構成較為中立的論述,儘管立場不能完全排除,但至少可以形成令閱聽人得以比較各媒體的立場和說法進而拼湊事情大部分原貌的情況,而不讓立場氾濫到足以壓迫閱聽人能動性和影響其判斷的程度。

內容的產製絕非記者自說自話,就算對內容再怎麼熟悉,也不能使其通篇由自己的想法構成,應當是由專家和消息來源說話才對。此一必要性來自新聞強大的建構力量,任何內容都多少會對閱聽人的思維和判斷形成建構,為了避免嚴重的內容錯誤,或有心人藉由媒體之便來操弄立場以掩蓋真相或控制人心,大量的消息來源可以形成新聞文本的內部辯論,由閱聽人來定奪何者的論述是較有道理的。盡力維持媒體立場的超然以及對閱聽人的認知和自己的權力負責,這並非是僅僅傳遞專業領域內容可以匹敵的。

在新聞場域中,新聞從業人員不一定能成為各領域的專家,但是他們一定要有找到各領域專家並統合其論述的能力,簡言之,記者應當是整合各種專家的專家,比起記者本身對於那些專家所擅長的專業知識的熟悉程度,更需要在意的應當是能否妥善處理新聞與如何提升傳播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