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多元學習與專精特定領域的平衡

文/劉德懋

近年受到內容產製加速以及網路普及的影響,新聞媒體在資訊取得容易的環境裡,為了確保自己可以提供閱聽人所需,並避免其關注被其他提供資訊的平台或競爭同業吸引,他們所要處理的訊息已擴及社會的任何一個層面。

儘管將特定族群設定為目標閱聽人的分眾化媒體形式漸漸成為趨勢,但為了保持閱聽人的關注,媒體需要處理數種不同領域新聞的情況仍是事實。面對這種改變正在生成但原有模式仍舊穩固的局面,提倡新聞從業人員必須重視雜學或多元學習的論述相當常見,其觀點固然正確,但新聞相關科系的學生不能把它當作唯一的學習原則,因為其中有過度簡化存在於新聞環境中的問題,或片面理解媒體結構的可能性存在。

 

一、多元學習之於心力分散

大學四年的時間有限,進入社會後更是如此,心力該分配在什麼方面的學習即成了重要的決定,多元學習各種知識,然而若是過度將注意力四散到各領域,反而會形成無一擅長的情況,自己的知識也不會有系統和骨幹。

新聞學系很大的目的是要培養學生可以適應步調快速的新聞環境,因此會有多種類型的訓練以符合內容產製過程從頭到尾之所需,隨著時間與實務操作的進展,學生也會了解吸收各領域知識可以使自己在處理內容時更順暢而不易出錯,不過如果對於「適應環境」這一目標操之過急,很容易就會順勢形成以多元學習為唯一指導原則的錯誤心態,不正確地理解環境所需。

依據觀察,這可能出於求好心切,使得不少人會在在學時期試圖專精攝影、剪輯、排版、寫稿、播報等新聞技術的全部面向,理論層面則學習數據、經濟、政治、心理、社會等多種科目,他們幾乎把行程的每一個空缺全部填滿,上一刻才去了何處採訪,過了不久要參與某系列課程,入夜後又要剪片,這是追求「多元學習」但過當而致成「心力分散」的結果。

事實上,看似不利於適應環境的作為有時候才是真正能夠適應環境的根本方法,而透過梳理「多元學習」的概念可能有助於解決這個問題。「多元學習」並非要全然精通各種能力,而是至少要了解其運作方式,進而在未來遇見類似的事物時,心裡可以有個底且不至於像白紙一張從零開始。

在此之餘,將培養特定專精視為同等或更加重要的原則,適性地從這些領域中擇其一二以深入,相較於心力極度分散而每項能力都不達要求,這一方式是更有效率的,而且已經成型的專精能力還可以協助往後其他專精的形成。

刻意地選擇少數科目(尤其是理論層面)來形成專精,最主要是為了讓自己的思維可以形成運作的基礎,同於電腦需要作業系統,生物的肉身需要骨幹。培養第一個專精時,人們可以琢磨出一套適合自己的學習模式,白話點就是懂得如何學習,未來在新聞實務甚至理論研究中需要快速吸收、理解新知識的狀態下,其即可有用武之地。

再者,過去從該專精中所學知識可以成為培養新專精時的基礎,因為科與科之間的概念多是有互涉而可以彼此援引。總體來說,表面上看來是局部能力的增長,事實上卻是整體素養的提升,即其同時做為學習的助力與面對問題時的依靠。

又以心理層面來論,如此可以生成新聞科系學生和新聞從業人員的自信和主體性。若是遇到不明事理的人責罵自己沒讀什麼書,則仍可以清楚地知道自己有什麼專長、何種理論能夠支撐,甚至想起在書架上自己所讀過的書本的厚度,並有一套完整的論據可以辯駁,最後便可安然自在地知道那些人所言並非事實。至於眼見難解、與己專長不同的問題,則不會排斥用系統性的思考來尋求解方。

 

二、多元學習與特定專長的實用

無時無刻都會有新的新聞不斷出現,重大新聞則不期而至,後者讓人措手不及卻也是部分人乘勢向上的可能。利用各種新聞技能和各領域的普遍知識處理日常的新聞之外,重大新聞的發生會令一時間內新聞的關注重點集中在某焦點上,此時若有可用來處理該領域的特定專精,比如在疫情出現時利用公衛知識,在政變發生時利用政治學科所學,不只擅長的題材湧現,自己可以操作的新聞觀點就會更多,深度也不會只停留在僅僅告知閱聽人第一手資訊的層次。

要在人群中突出自己,這不失為一個方法,反之要是只關注普遍的日常新聞可能就會顯得有些乏味。除了被動等待機會,平時也可以用過去有鑽研過的領域來發現新聞或產製深度專題,只要有特定的專精,就能提升在新聞環境中生存的價值。

整體而言,多元學習以掌握新聞技能與普遍知識絕對是必要的,因為這是處理多數新聞的基礎,但過度為之反而會破壞這個基礎,取而代之的應當是有效率地分配心力的做法,在正確地多元學習各種知識之外,形成特定專精,讓自己在處理日常新聞之外,多了產製高品質內容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