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記者的價值於新聞中的體現

文/劉德懋

近幾年來的新聞呈現越趨雜亂,來自監視器、行車紀錄器、螢幕顯示器的內容不曾減少過,涉及一般民眾私領域,包括街坊紛爭、鬥毆、外遇醜聞等無直接與公眾利益關聯的議題,也被搬到公共目光中討論,記者的存在價值與新聞的品質問題成了需要被檢視的問題。更準確地說,我們必須討論記者是否只是為了單純再現那些曾經發生過的事件,以令更多人知道而已,以及新聞步調加快產生了更多需要內容填補空缺的運作,是否打壓了新聞品質的追求。

 

一、新聞記者的價值與新聞品質的關聯

記者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再現一些閱聽人無法到現場觀看其發生的事件,並作為閱聽人手足感官的延伸,讓他們明白事情的來龍去脈。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如果只是單純做到這件事就做不好這件事,自己作為記者的價值和工作門檻也會降低。在盡可能呈現事件全貌後,讓內容變得容易閱讀、使各年齡層的人都有機會參與理解,再對事件進行詮釋並整合其他相關議題、令閱聽人可以對讀數個新聞文本,又在盡可能客觀的情況下對新聞提出記者自己的觀點,使人們在暴露於多方媒體訊息的過程中可以編織出更貼近真實的事件樣態。這些除了單純再現以外的工作,反而才是讓再現可以更加成功的條件,也是記者展現自己價值的時候,因為這並不是一般沒有新聞意識的人可以做得好的事。

然而,現在大多數的情況都只做到單純的再現而已,這可以歸因於新聞步調太快與某方面的能力欠缺所導致的新聞品質下降。品質不夠高或沒有討論深度的新聞是難有空間令記者發揮上述價值的,因此培養正確的面對新聞的方式就是彰顯記者能力的關鍵。

首先是寫作結構的問題,不少新聞因為求快,流於形同為專家講話的復讀機的形式,除了導言以外,幾乎每段都是以專家說、表示、提到、坦承、指出來開頭,而後的內容全是消息來源的話,唯一有的變化也只是直接引用、間接引用與轉述的差別,頂多再把專家這兩個字後頭的動詞換一換而已。這樣產製出來的新聞沒有敘事的美感,更傾向一種從記者那頭到閱聽人這端都不選擇詮釋訊息而全盤接受之的態度。理想的情況應該是,記者除了再現的能力外,還要具備整理訊息的能力,得以在新聞中呈現對各消息來源論述的比較,或是將某些藏於訊息中的概念揭露出來增加討論點,並穿插在消息來源的話語之間。當然更重要的是要讓新聞容易讀,因此消息來源的話不能直接照單全收,勢必要有解釋,這些也是記者自己的內容。從這些能力中可以發現一個共性,也就是記者的意識需要適當的出現在訊息之中。

 

二、實踐應當基於理論累積

要使這些理想成為可能,用極為淺白的方式來說就是寫作文筆的提升,因為文筆涉及了行文脈絡的邏輯思考與紙上的文詞修飾,其中的邏輯就是達成記者整理訊息此一能力的重點。在新聞教育裡學習的學生,其實不見得需要急著去媒體中工作以成為產業裡的即戰力,「底蘊」這種相對要花更長時間培養的項目應該優先處理。要在媒體環境中有良好表現,若執著於工作經驗此類立竿見影的效益,常會使自己忽略長遠的面向,也就是那些需要時間堆砌而短時間感受不到提升、但長時間的效益卻大過工作經驗的能力。對於提升新聞品質來說,讀書是至關重要的。

以近期中美阿拉斯加會談來說,單純報導當下事件的發生的確可以構成一篇新聞,但是一定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這是美國總統拜登上任不久後,其政府要面對的、很受關注的一次會議,或許美方代表態度強勁的原因是可以解釋的,因為新任拜登政府必須要界定出一套對中國的論述,過程中選民必然會將其與前任川普政府比較,藉此可以推測那些代表的態度是作為對內宣傳的可能性。此類討論是值得放入新聞中的,並且可以順著這種想法的流動,繼續提到其他國際關係的觀點。

這樣的例子可以擴及到其他領域上,諸如政治、外交、經濟等,若在新聞教育中,學生能夠多加涉獵國際關係理論、傳播理論、政治經濟理論,注意這些領域的國內外新聞,再對他們做出評論,就可以提升新聞的品質,記者作為記者的價值也能顯現出來。

至於讓新聞變得易懂,許多普立茲新聞獎得獎的作品其實都是這樣的1946年在傑出報導項目中得獎的“Drama of the Atomic Bomb Found Climax in July 16”一文中描述了三位一體原子彈試爆的來龍去脈,內容涉及爆炸過程及物理現象,應該是相當艱澀的,但是作者以戲劇性從開場、高潮到落幕的方式來詮釋整個過程,使得內容吸引人而更易理解,也讓過程的刻畫非常具體,可以明確知道當下事情發展到了什麼地步。原子試爆人們不懂,但至少戲劇的開幕和謝幕他們略知一二。

記者的價值與新聞的品質息息相關,要使記者的重要性於新聞場域中完好展現,其對於新聞脈絡與知識的全盤掌握是不可或缺的。